2019.09.10
◎潘榮隆牧師
國度廣場【復興系列】之六四八:教會是耶穌基督寶血紅


 「台灣宗教被紅色滲透。」一位有影響力的政客說。
 我一向主張「政教分離」(Church-state separation)。但說到宗教顏色,我認為:「教會是『紅色』的」─『耶穌基督的寶血紅』,是教會唯一的顏色。
 這位留學英國的政治人物,喜歡搞革命,但顯然對於英國歷史是陌生的或是知而漠視。
 記得高中時初閱《英國政治史》(商務書局),讀到英國工業革命,作者比較了英國的第一次工業革命與法國大革命的最大差異,深深地感動了時值年少狂妄的我。
 法國大革命是政體制度的革命、君主與基層階級的革命鬥爭,其中最著名的一段,就是巴士底監獄暴動,帶動整個法國大革命,至終延綿了百餘年的國家、社會動盪與戰爭,流了許多無辜人的血。但是英國的大革命,不是政治領導人的迭替,而是產業結構的轉換─由農業社會進入工業社會、由手工產業發展成機械工業。其中最重要的是,約翰‧衛斯理兄弟們,在那個瀕臨瓦解的社會裡,高舉基督、廣傳福音,以嚴謹的成聖自律、反省認罪,親自下礦坑,和礦工們一同黑著滿頭煤灰的臉,孜孜不倦地帶領眾人回到神的面前,他們憑靠著基督的十字架、耶穌的寶血,給予龐大社會底層人物慰藉與希望,為卑微人心提供遠大出路,而穩定了當時的英國社會,以過渡到日不落、盛極康樂、君主立憲的大不列顛帝國。而至今,她縱仍有君王,都沒有人敢質疑英國不是民主發達、財經富饒的自由國家呢。
 那一晚,對於一個家事、國事,事事關心,曾立志要為國家社會做大事的狂飆高中生而言,我激動不已、泫然淚下,深深知道,不是奪權、居高位、做大官,才能服務這個自己所愛的國家,那條看似絢麗浪漫的革命之路,至終將讓整個歷史,充滿血腥、仇恨遞傳、鬥爭反覆不止。只有受過嚴謹的科學訓練,才能啟動經濟改革,進入下一世代的工業社會;也只有基督的十字架、耶穌的寶血,才能讓這個社會演替,進入平順、安詳的時日。
  後來,我在改變台灣歷史的李國鼎、孫運璿弟兄們(一群科技基督徒)的身上,看著他們帶給台灣社會富樂安康,一段平和、激勵人心的黃金歲月,彷若英國政治史的台灣版之重現,印證了科技與基督的福音,才是這個國家真正需要的。於是,我立志做個科學家,也幡然圖改,成為基督徒;這個心志至今未改,且隨著年紀增長,更加篤定。
 不是擁有政經學院的博、碩士,才能領導國家、帶給社會幸福與希望,只有深究神在歷史上的作為、明白十字架道理、珍惜耶穌寶血的功效,讓神的國降臨、祂的旨意行在地上,如同行在天上,才能有和平安康、祥和富樂的國家與社會。這個奧祕,只有屬神的兒女們,才看得懂。(林前二15)
 教會一直都是基督耶穌寶血紅,因祂才是國家社會希望之所在。


閱讀 272 次數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