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10.15
◎潘榮隆牧師
國度廣場【復興系列】之六五三:原鄉牧者


    友人轉來一則公益郵購的消息,我的教會立刻伸出援手,大家踴躍支持。
 G牧師是我心儀的屬靈前輩,最近師母和孩子身體微恙,他種了一些經政府機構認證的有機作物,希望能透過郵購,讓使用者得有安心、優質食材,他在窮鄉牧會,也能暫緩經濟壓力。
 那晚得知,我心中十分愴痛,無以言之,只有默默為他的家庭、事工,守望禱告。
 和G,我們幾乎是同時期,由美國返台任教的生化領域工作者;30多年前,我們原可以在人人欣羨的美國,做個寓公,安享此生,卻同有從神呼召返國的異象—馬可福音五章19節:「你回家去,到你的親屬那裡,將主為你所做的是何等大的事,是怎樣憐憫你,都告訴他們。」所以,我們放下在美國的工作、財務,他回到家鄉、台灣南部的北港;我暫棲北部的南寮,南北兩個生化博士,同氣、一起祭旗,做校園學生工作,協助建立教會。幾年後,G因家鄉教會牧者離去,又在回國前原預備有美國神學院學位,心中受感動,在眾人祝福下,辭去校務,全力牧會;我則在7年後,進入神學院修習道學碩士,留在南寮牧會至今。
 清華校園團契曾經邀請過那位先前離去的牧者來分享,知道北港是一個屬靈爭戰極劇烈之處、是台灣最早、最大的女性神祇安厝之所。這位當時極為有名的牧者見證說,他每次獨自一人洗澡時,總覺得有人在為他抓背,待回頭一望,卻空無一人,經常讓他毛骨悚然,只有憑信心宣告、斥責邪靈離去。他也常在上下樓梯時,無由的自樓上摔下,跌得臉腫鼻青,疼痛不已。最後,因他年幼的孩子實在忍受不了這些邪靈的作弄,只好攜家黯然離去;自此,一代轟然事工,嘎然而止,傳奇不再,今人大概也不復記得那位曾經宏偉的偏鄉牧者。而每每讓我想起他的見證時,那份孤勇豪氣,激勵年輕基督徒學子的壯志,如今人事已非,我心中有諸多無法言喻的悸痛。
 接任的G牧,在那個屬靈氛圍惡劣的偏鄉,日子也十分艱辛,讓他不易施展。原是健康的師母、孩子,備受邪靈攻擊,竟然相繼得恙,使得G無法專心牧會,備極波折。還好,他在當地承有一份先祖遺留的薄田,得以利用過去的學術專長與訓練,躬身耕作,培育有機作物,提供健康、安心食品,在益人之餘,他也能於窮困落破之地,稍獲支援而經濟自力,以支撐偏鄉福音之事工。
 福氣,不該只盤旋在大都會,偏鄉忠心的牧者,更該配得那份從神來的恩典。他們放棄了美好的前程,犧牲家庭的享受、孩子的成長、自己與家人的健康,只因為一顆愛主、愛鄉、愛失喪靈魂的心志,他們全然擺上自己;他們是神盡忠的僕人、是我親愛的弟兄,他們當然配得眾教會遞出的一杯涼水。
 偏鄉的牧者們,我們愛您,加油。


閱讀 362 次數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