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10.22
◎潘榮隆牧師
國度廣場【復興系列】之六五四:官癮(Addiction to Power)


 打開每日的報紙,常常不禁這麼自問:「外邦為什麼爭鬧?萬民為什麼謀算虛妄的事?」(詩二1)
 2017年7月號的《大西洋》(The Atlantic)雜誌,一篇屬名傑瑞‧伍希姆(Jerry Useem)的報導,他的標題給了我們一點暗示:權力破壞大腦(Power Causes Brain Damage)。他綜合了近代的腦科學、心理學等硬科學(Hard Science—不是天馬行空,而是以扎實的科學態度、方法,依據實驗結果與數據,提出結論的學科)之研究,指出權力的貪慾會在大腦掌管憐憫心的部位造成破壞,驅使著掌權者缺乏憐憫,甚至泯滅人性,做出種種離譜的行徑,卻還不自知、樂此不疲呢!
 美國前國務卿季辛吉在國際政治競場,縱橫捭闔、睥睨天下時曾說過﹕「權力是最好的春藥」(Power is the ultimate aphrodisiac)。在此之際,就有心理學家指出,權力會使人上癮。愛爾蘭都柏林「三一學院」心理學教授伊安‧羅伯森(Ian Robertson)在2014年《每日電訊報》撰文指出,權力會使人類腦部的睪酮素(Testosterone)含量增加。睾酮素及其衍生物會使人上癮,因為它們會誘發腦部報償系統(Reward Circuit)中的伏隔核(Nucleus accumbens)內之多巴胺含量上升,刺激腦前葉(Frontal lobe),使人產生暫時的極度歡娛,卻因而上癮。這作用與毒品,如古柯鹼等,完全相同。腦神經科學家更以腦部造影(Brain Imaging)技術,清楚顯示,古柯鹼會使腦部空洞變形—也可以這麼說,造成了腦殘,認知能力下降。而沉溺於權力慾者之腦部,亦同。
 身為科學研究者,還擔任過本校系統神經科學研究所創所所長,讀到這些硬科學專家們多年潛心研究的報導,我是何等驚恐。作為教會牧者,我心中更是充滿諸多無法描述的哀憫。橫看普世泛泛無辜百姓,他們兢兢業業,循規蹈矩,只為餬一口飯吃,讓自己的家人能過個小確幸的日子,卻需要在一群缺乏愛心、腦變異者朝三暮四的蹂躪下,任其擺佈、勉強度日;縱看歷史,這似乎又是人類一直以來,無法掙脫的命運。哀哉!吾等眾生。
 然而,作為神的兒女,我沒有悲觀的權利。我深深知道,耶穌是我們的答案。
 當眾人因為五餅二魚而口腹得飽足時,想要擁戴耶穌成為一代君王—那是何等潮流與風光啊,權力垂手可得,耶穌卻默默的隱退,不將自己交付眾人,因為祂知道人的心如何。(約二23-25,六15)在進耶路撒冷城,眾民歡呼迎接祂時,耶穌卻不為所動,沒有乘著高大駿馬,威武雄壯不可一世,反倒單單騎著小小驢駒,謙卑地迎向十字架。當祂被眾人所陷害(擁抱群眾是多麼的痛苦啊)、被當權者誣告、被不公義的審判,而冤枉的被釘死在十字架上,祂沒有為自己爭辯、抗告,祂只對那些腦部變異者心生悲憫的說,「父啊!赦免他們;因為他們所做的,他們不曉得。」(路廿三34)以至於,連那個患上官癮(Power addiction)、當代的掌權者、後來宣判釘耶穌十字架的羅馬高官彼拉多,都要驚呼:「你們看這個人(Idou Anthropos)!」(約十九5)
 「成了。」耶穌輕輕地說;祂在十字架上完成了人類的救贖,這是官癮唯一的解藥。


閱讀 206 次數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