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12.31
◎潘榮隆牧師
國度廣場【復興系列】之六六四:三十六計外


 「三十六計,走為上策」《南齊書‧王敬則傳》
 香港一位有名的民主鬥士,在街頭鬥爭正夯時,來訪這個一向支持他們抗爭的國家,希望簽訂「難民法」,卻鎩羽失望而歸。所有政治人物都有一套逃生之策略。
 身為「來來來,來台大;去去去,去美國」的台大人,也親眼在電視上觀看,越南西貢淪陷當天,曾任該國副總統、空軍總司令的阮高祺,在美國海軍藍嶺號指揮艦上,呼籲南越部隊繼續死守陣地、奮勇犧牲作戰的鏡頭;我深諳此(三十六)計之人性弔詭。何況,每每看到我們的漢光演習都是在預作「轉進」(軍隊撤退的術語),以及最近簽訂的「台美軍艦互訪協定」,我只能微哂,而對未來低頭默禱—畢竟,我們見過大陸撤退來台、走過「1995閏八」、也見證過香港「1997回歸」的逃亡潮啊。
 1996年台海飛彈危機之際,我們正在美國紐約乃役(Nyack)神學院進修,很多人勸我們藉機留在美國避難,並有多個華人教會提供牧職,似乎所有呼聲與環境印證,這是為我們自身安全與下一代幸福的上上之策,只要我們願意,就可以安享太平,繼續作著美國夢。主卻很清楚告訴我們:「回台灣!」於是,我們帶著年幼的孩子,跪在身體已然年邁孱弱、滿眼眶泛紅與不捨的藤老牧師之前,接受他老人家祝福與差派,我們流著淚,卻欣喜的傳承教會傳統—走向十字架!
 當年,耶穌明明知道在耶路撒冷必受迫害,祂沒有採取「(逃)走為上策」,反倒昂然走上十字架,完成人類救贖的偉大事工。
 之後,傳說耶穌的大弟子漁夫彼得,在暴君尼祿轄下羅馬城動亂、屠殺基督徒之際,早一步潛溜出城,以避殺禍。在逃亡路上,彼得遠遠看到復活的耶穌正迎面而來,他不解的問耶穌:「主,祢上哪裡啊?」耶穌回答說,「在羅馬城裡,還有我的孩子。」自以為深諳求生之道的彼得,立即抱頭痛哭,幡然悔改而走回羅馬城,且謂他不配與主同受苦難,要求倒掛十字架、仰天受死。
 使徒保羅,被預言在耶路撒冷必被人用繩索捆綁,且有死亡等著他;眾聖徒為此心碎,跪著哭求他不要前往,保羅卻凜然的表明:「我為主耶穌的名,不但被人捆綁,就是死在耶路撒冷,也是願意的。」(徒廿一13)聰明大智的保羅,沒有以逃走為上策,他順服地走上殉道之路。
 上世紀,主的僕人倪柝聲在大陸政權迭易之時,已經流亡到時為自由的香港,以避亂禍,安然做個太平寓公,但他念及仍陷危難的群羊,毅然飛回上海,一下飛機就被收押,20多年失去自由,直到殉難於安徽白雞山監獄,毫無怨言,反倒慷慨直言「我為耶穌而死」。
 兩千年來,多少神的僕人不畏死亡,走上十字架道路,都因昨日耶穌為我而死。
 《南齊書》說得沒錯,「三十六計,走為上策」為保命也。但《聖經》說得更好,走上十字架,才是得著永生及永遠冠冕之上上策啊!


閱讀 403 次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