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01.07
◎潘榮隆牧師
國度廣場【復興系列】之六六五:為什麼送我鍋子?

 

「為什麼送我鍋子?」C問我。
我竟不知要如何回答他;淚水卻在我心裡翻滾著。
 那一年,我在耶魯大學客座,C是我同宿舍區的鄰居,從大陸來此間擔任研究助理,因為兩家的孩子玩在一起,身為老留美學人,雖然比他晚到耶魯,我還是倚老賣老,邀請他們過來共進晚餐。我們談起中華美食,在海外,大家齒間都流出潺潺的口水;他抱怨美國平底鍋不好用,內人立即到廚房櫃子裡,拿出一盒全新的中國式凹底炒菜鍋子,當場送給了他。C沒有驚喜,反倒遲疑久久。
 到耶魯之前,神學院老師通知在當地的前學生(時為牧師),幫忙我安頓住家,牧師在教會為我們舉辦了一個「喬遷送禮派對」(Moving Shower),他們初次接待中國人,全教會會友爭相表達愛心,送了一大卡車的禮物,從床、搖椅(Lazy Chair),到刀叉、抹布,堆了我滿屋,單單中式凹底炒菜鍋子(價格不菲吔)就有兩套,我們用不著兩個,看到C家需要,毫不怠慢,即刻轉手送出,又自然、又誠懇啊。
 不久前,C剛來此,需要幾雙筷子,有大陸先來的學人以一雙一美元賣給他,一手交錢、一手交筷子,他誤以為這就是「American Style」(美式價值觀),因而不敢相信眼前這麼貴的鍋子竟然免費的送給他,而且來自一個陌生人—這其中一定別有用心吧,C直覺這麼以為。
 那個年代,大陸初開放,C是湖南長沙某大學前校長的兒子,因該大學在解放前由耶魯的中國之友社(China Foundation)建立與支持,大陸一開放,他因這層關係,順利來到此間「就業」,遠離混亂不安的大陸。在文化大革命時期,他的父親身為校長,成了被批鬥的對象,躲在家裡,不敢出門,經常在夜間要他冒著天寒地凍的風雪,拿著糧卷,到官府排隊,隔天一早領取配額的土豆,那是當時唯一糧食,他吃到怕。
 有時天候實在太冷,才10歲不到的孩子,又餓又冷、畏縮不前,他的父親就一腳把他踢出門去領土豆。他恨透了父親,他說。他的父親曾來耶魯看望他時,他對父親的冷漠,讓我極為詫異。C也就認為,我們送他鍋子,是耶魯派我們來監視他的—後來,他告訴我們。C不相信天下有免費的東西。
 主耶穌愛我們—我們分享、告訴C,神愛祂的教會,教會領受了神白白的恩典,就白白的把愛傳給我們,我們領受了教會白白的禮物,也將它們白白的傳送給您;因為愛,沒有別的目的,我們信誓旦旦的保證。
 頓時,我看到他眼神裡一絲悸動,我知道,一個新的價值觀—從神來的愛,有別於文化大革命的恨,已然在他生命中滋生了。
 自此,每當我煮飯做菜時,使用著炒菜鍋,我都會想起在耶魯的日子,想起我的牧師、親愛的弟兄姊妹,還有那個曾被時代巨輪輾過的C;我心中會有一種情愫,把我們彼此相繫著—耶穌的愛。


閱讀 516 次數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