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01.14
◎潘榮隆牧師
國度廣場【復興系列】之六六六:敬拜讚美療法

 

 「大衛就拿琴用手而彈,掃羅便舒暢爽快,惡魔離了他。」(撒上十六23)
 有人說,大衛與掃羅這段關係是「音樂治療」(Music therapy)的濫觴。但根據「美國音樂治療協會」將音樂治療定義為:「音樂治療是基於臨床證據的音樂介入和使用,由曾經完成被承認的音樂治療課程之認證專業人員進行,在一個治療關係中,達成為個別病人量身訂造的目標。」所以,隨便聽個音樂,或者詩班到醫院演唱,不能叫音樂治療。
 音樂確有療效,大衛/掃羅的經驗就是一個古老的案例。
 那一年,我們初接教會傳道事工,一切伊始、百廢待興,加上原本教會就有不少人際問題,以及學校工作繁重,繃緊著神經,讓我喘不過氣來。有一天,我一覺醒來,突然一句經節一閃而入腦際:「主啊,祢若肯,必能叫我潔淨了。」(可一40)那是一個長大痲瘋的年輕人,拗不過疾病帶來的痛苦與心碎,跪在主耶穌腳前,苦苦哀求。
 這經文,竟然盤旋我心頭,使我無法作任何深入思考,不論是學校研究工作,或教會教導事工、講台服事,日復一日,足足有半年之久,我痛苦已極。外人及家人看我一切似乎很正常,甚至成果也蠻豐盛,是個成功者。但這經文日夜纏繞我,我知道,我生病了;也明白,這景況不是醫生可以救我的。
 醫治釋放在那時節並不流行,我們只聽說台中有一個叫思恩堂,是「靈恩派」的教會(現在想起來只能莞爾),也許可以幫助我。我們就電話一撥,請求協助,杜明達牧師根本不認識我們,竟然一口答應,便委託曾鼎發牧師組了一個團隊服事我。
 我們團坐地板,這個團隊就環繞著我,僅一把吉他,逕自唱起詩歌來。唱啊唱的,半個鐘頭不見動靜,而那經節卻一直旋繞我腦際。驀地,我開口緩緩念出它來,輕柔的歌聲伴著經文微聲的呼喚,逐漸地,一些過往不堪的罪竟不期然地一一浮現眼前,我立時認罪悔改,求主赦免、求主潔淨。
 罪一條一條的湧出,心、口一條一條的認、一聲一聲的呼求主來潔淨。就這樣一分一秒的過去,4個鐘頭竟然不知不覺中溜走(真辛苦這個有愛心的團隊),大大小小不同的罪,還是逐一傾倒不止,欲罷不能呢。最後,內人為要趕回家接孩子下課,只好請求暫停。在返回新竹的路上,我繼續在車上放著詩歌,竟然還不斷地看到自己的罪—令人詫異,我這從不認為有罪的人,居然罪惡滿天、罄竹難書啊!到家時,詩歌一停止,頓然,腦際清爽,眼前一片光亮,我的生命從此迥然不同了—我真正重生了。
 雖然,這經驗不符合音樂治療的醫學定義,但我知道,聖經有關大衛和掃羅的記載是無誤的,因為「祢是聖潔的,是用以色列的讚美為寶座。」(詩廿二3)主的寶座在哪裡,哪裡就有祂的同在,哪裡就有主的醫治與釋放。
 敬拜讚美,是一種有效的療法(Worship therapy)。


閱讀 204 次數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