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02.04
◎潘榮隆牧師
國度廣場【復興系列】之六六八:傳福音給貧窮的人

 

    「主的靈在我身上,因為祂用膏膏我,叫我傳福音給貧窮的人。」(路四18)
 教會差派我到高雄去協助開拓—這個又老又窮、北漂人的故鄉。我銜命每隔週週末南下3天。經常我會忙到精疲力竭,卻樂此不歇,因為有各種神蹟奇事像朵朵綻放的煙火,點亮我曾暗黑的心靈。
 2018年,我主動辭去本校生醫領域主任之職,很多同仁不解;雖然這是個小小單位,畢竟是全校性組織,掌管一筆不大不小的經費、不少貴重儀器、研發計畫分派等等好處,又有主管加給(加薪啦),有名有利,是許多同事心目中一個好爽缺。我的任期未完,突然退下,就多生揣測,但下台不語,是行政主管必守的倫理,我便以微笑謙忍。
 在生醫科技興起年代,成為該領域行政主管是我學術生涯中一個意外。作為校級幕僚,短短時間裡,我提供所學、建議、理念,也在必要場合敢支持或逆言,又默默地協助將台灣的產業由IC轉往生醫、引進美國生醫法規協會、在某個台灣現階段能參與的國際機構裡,為國爭取到CoE(Center of Excellence卓越研發中心)等績效,讓我一生回首而無愧。
 生醫不只提供維護生命康健、提升生活水準的可能,它更是CP值極高的產業,本世紀伊始,成為各國競相發展的領域。我們以此前瞻訓練學生,並告知是最夯的明星職業(Job),加以利益、收入的本夢比,來吸引他們。我們的政府也以經濟為導向,要求在各類研究計畫中需陳述未來轉成產業、獲利的可能,我們都循此模式配合,以利計畫通過。
 有一天,我正撰寫一個大型計劃,我把各種可能的經濟效益勾勒完善,正校讀得沾沾自喜時,突然,一個微聲對我說,「是嗎?」、「這是你學術研究的目的嗎?」、「是你一生的異象、命定嗎?」
 驀地,我不禁落下淚來。
 每一個生醫研發的突破,無論是診斷、治療、預後照護,都是一項獲利龐大的商機;同時,對於無助的病患更是求生、緩痛的福音;生醫研發是事業(Career)、更是志業(Calling)。然而我發現,這些技術是何等昂貴啊。尤其對於難纏的疾病,每一個療程價格不菲,特別在專利保護下,不是人人可以擔負得起。原來我一生辛苦的研發,居然只是為高端或有錢人家服務啊!雖然他們(富人)也是人,但貧窮人誰去照顧呢?
 身為牧師,我實在做不下去了,我必須把生醫主管的棒子交給其他有心人,自己引退而下。我只有到被稱為又窮又老、漂泊人的心靈故鄉,以昔日經歷,向世人宣告,貧窮人也有得醫治的福音,因為耶穌基督是人間最偉大的醫生,信靠祂的人,病都可以得醫治,更有永生的盼望。唯有如此,才能安撫我的心。
 短短幾個月開拓新教會,我們竟有耳聾的得聽見、心臟病的得醫治、被鬼附的得釋放…,我們親眼見證,耶穌基督是又真又活、大有能力、慈愛的主啊!
 主叫我,傳福音給貧窮的人。


閱讀 1197 次數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