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02.24
◎潘榮隆牧師
國度廣場【復興系列】之六七一:父高舉子

 

 父愛子、牧師愛會友、老師愛學生,都是天職。
 身為教育、督導學生的老師,當然要愛學生、提攜學生。
 剛回國任教,我就秉持愛與提攜的信念,對待學生總是以他們的角度思考,和顏悅色、溫柔相待、諄諄指導,哪怕有些學生騎到頭上來,還是有教無「淚」、迎以笑臉呢。
 那年代,大學畢業生,天之驕子,對於高端專業卻懵懵懂懂,作為研究所指導教授,只好從頭領他們進入前沿學域,利用各種啟發式教學法,連哄帶誘的訂下他們的研究計畫,到了實驗台,還得示範各種基本動作,握著他們的手如孩童臨帖學字,一點一滴地加入各樣試劑,以進行各種反應。等收集夠數據,便給予處理、分析、比較、下定論,協助他們擬好報告大綱、撰寫論文,直到文章被專業雜誌接受,才得以喘一口氣。
 其中,學生的英文寫作,真是不堪入目,修潤50次以上是常態;多少夜晚,師生面對面的逐字、逐句、逐段討論修正;改完後,其實我經常已疲累不堪!
 如此暗黑五年日子,我終於必須辦理升等了。我把研究著作資料送繳備審,就高高興興的帶著校園學生團契,到大甲馬鳴埔參加退修營會。正當我預備上台講道分享前,學校一通電話打了進來。
 「您的資料極優,」教師評審委員會主席緊張的說,「但您所有論文作者排序,怎麼都放在最後一位呢?」
 根據論文作者排序規定,貢獻最大者排第一名,其次遞減。那年代,台灣學術界習慣,為了升等,都將教師名字置於第一位,學生放在其後方。而國際上並不是如此,指導教授,都是列名最後,但在其上打一個「*」號,表示「通訊作者」(Correspondence author),對整個研究工作負全責,也表示著作版權擁有者(學生)的名字放在前頭,是教授謙卑地肯定學生們的辛勞貢獻,是愛護學生、提攜學生之意。
 我來回多通電話解釋,還是備受杯葛,而礙於即將上台講道,也懶得多做辯解,撂下說,「交給上帝,您們自行決定吧!」就昂然走上講台。服事主,才是我第一優先考量,如能升等,是神的恩典。我相信,神開的門,沒有人能關。
 那天上午,我感覺到,主的靈很流暢的運行在整個會場,我自己與契友們都同得造就。會後,我得知,會議裡除了一票外,居然高票通過,而更重要的是附帶決議:「本單位以此為案例,今後鼓勵指導教授比照參考,通訊作者視其為最大貢獻者,師生同享努力成果;愛護學生、提攜學生,是本單位最重要的教育理念。」
 那晚,我在神面前流淚感恩,神終究眷顧服事祂、秉持愛之原則的兒女;這過程與結局,也讓我從此在面對陋習滿佈的社會,勇敢為主堅立不屈。
 天父愛祂的獨生子、高舉耶穌基督(腓二9、徒二33),作為牧師、教師,也當愛會友、學生,提攜他們、幫助他們進入命定,是我們永遠的天職。


閱讀 490 次數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