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03.03
◎潘榮隆牧師
國度廣場【復興系列】之六七二:超越邊界

 

    由於行程安排的疏忽,選舉投票的那個週末,我竟然被教會差派到高雄服事—我的戶籍地在新竹哩。
 同工說,喬一下就好啊。
 我認為服事主應為第一優先,而且教會的公告需具有公信力,一旦公布,豈可任意變更呢?我堅持南下前往服事。這次攸關台灣統獨定位的選舉,我勢必棄投;當我坐在南下高鐵時,心中對這次選舉的缺席,有幾分的遺憾、不捨。
 正低頭嘆息之際,突然有個深深的感動,對我說:「看,這些神重用的僕人。」
 我心中驀地浮現出甫逝不久的非洲福音佈道之父布永康(Reinhard Bonnke)牧師、與上世紀人稱為非洲醫療宣教之父史懷哲(Albert Schweitzer)醫師的畫像。他們二人同是「德國裔」,卻為主在落後的非洲宣教,著有赫赫豐功偉業而名滿全球,成為世人景仰的對象。
 說史懷哲是「德國裔」,並不政治正確。史懷哲出身亞爾薩斯(Alsace)地區;亞爾薩斯介於德、法邊境。當德國強盛時,亞爾薩斯便屬於德國(德語是其母語),二次大戰前,史懷哲就是德國人;當法國強盛時,亞爾薩斯就屬於法國一部分,二次大戰德國納粹敗落,如今亞爾薩斯為法國一省,史懷哲榮獲諾貝爾和平獎時(1952年),他是法國人。國族認同的飄盪,沒有讓史懷哲迷失自己;他對於神的愛、人類困境的憐憫,與為要贖白人在非洲殖民掠奪的罪行,超越了種族、國家概念,至終成了非洲醫療宣教之父。
 布永康曾向兩億以上非洲人傳講福音,其中8千多萬人決志信主,他的紀錄前無古人、後人難追。布永康的父親是德國小鎮一位靈恩派的牧師,布永康卻在納粹戰敗後,跨過英吉利海峽,到敵對的英國福音派威爾斯聖經學院,研習神學;這聖經學院就是被譽為「劬勞祭司」的豪威爾(Rees Howell)所創辦。
 豪威爾牧師在二戰英、德互襲期間,率領學院師生聚在地下室,為英美聯軍守望代禱。因為他們的禱告,德軍從所向披靡的局勢,轉而節節敗退。其中最有名的戰役,如德國部隊在冰天雪地的俄國列寧格勒首嘗敗績,肇始爾後納粹的傾覆、英軍在敦克爾敦奇蹟般的海上大撤退,保留了40萬人的部隊,做為日後諾曼第反攻的主力。又如多次德國空軍在倫敦大轟炸前,莫名的止步折返,減少了英國的傷害,都是威爾斯聖經學院禱告的結果。
 如果說,打敗布永康的祖國(德國)是威爾斯聖經學院一點也不為過。布永康卻拋棄所有國仇對立、意識形態、國族主義、教會(靈恩派、福音派)立場,選擇了這間看似「敵對」的學院,師事屬靈典範,而在那裡遇見聖靈、領受啟示,渴慕如其師豪威爾般成為信心之人(Man of faith)。神因而應允他的禱告:他求百萬靈魂,給了他近億的決志者。
 思及他們,頓時,我那顆因選舉缺席而忐忑的心,在主裡得了安慰與激勵。
 我歡喜的下了高鐵,就直奔自己所愛的教會,服事我所愛的弟兄姊妹們。那個週末,主也用幾個神蹟奇事,來印證我的領受。
 感謝主,讓我在紛嚷的選舉中,學習超越的功課。


閱讀 511 次數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