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03.30
國度復興報
國度廣場【復興系列】之六七六:超前佈署

 

COVID-19(2019新型冠狀病毒),出乎意料之外,由區域性流行病(Epidemic)衍生成全球性流行病(Pandemic),帶給全世界極大衝擊:逾170個國家有確診紀錄,總數逾70萬人,死亡人數逾3萬人。
 各國採取的防疫策略殊異,大致上分為兩種,一是以威權為核心的全境防疫,大陸、台灣是為代表,寧可封城或絕情阻於境外,也要防制病情蔓延;另一種是以達爾文演化論思維為主的「群體免疫法」,如英國的作法,以不作為為作為,任人自然物競天擇、存活下來的就終身免疫,不再受該病毒威脅。台灣因為17年前是SARS橫行下的重災區,學到了教訓,也是半世紀前在威權體制下,全島有過對抗瘧疾、B型肝炎的操練,為這次做了「超前佈署」,成功地減緩COVID-19肆虐,完成了第一回合對抗,讓台灣再次贏得舉世的讚譽。
 實驗證明:「超前佈署」,將會是爾後對抗綿綿不絕病毒反撲的新典範。
 全球病毒專家無不承認COVID-19實在是冷豔完美的病毒—病毒的「命定」就是痛宰宿主,不分種族、膚色、國界,無聲無色、悄然入侵,讓宿主求救無門,如溺水般難以呼吸,在淒厲叫聲中,冷眼看著自己死亡;而病毒的子孫早已揚長而去,尋找另一個目標。COVID-19比金庸筆下的西毒歐陽鋒還陰毒,完美到令人毛骨悚然、不寒而慄;甚至有人說,COVID-19讓眾神喑啞無言、隱身退避—媽祖出巡為它停轎、教堂會所為它關門、麥加圍繞為它止轉...,所有宗教朝聖、集會活動,都要因它取消。
 然而,身為牧師,我還是要向COVID-19高聲宣告:教堂可以關門,崇拜絕不停止—教會早就做了「超前佈署」,只等末日爭戰的那一刻,何況COVID-19絕不會是末日。
 兩千多年前,耶路撒冷聖殿被毀之際,教會轉以家庭為主的聚會模式。到了中世紀,馬丁路德找回了聖徒是祭司的傳統。上世紀80年代之後,教會一方面興起超大教會(Mega-church),更建立了小組教會、G12教會,讓每個小組都能獨立運作;晚近幾年,祭壇神學帶出國家轉化,使得聖徒所在,無論於個人或在家庭、教會、城市、職場,就是祭壇,每個聖徒人人是祭司,都願意將自己獻上成為祭物。在祭壇前,不論人數多寡,都可以透過敬拜讚美、讀經禱告,神與人相會,以致可以推開黑暗勢力、得地為業—COVID-19擋不住神兒女來朝見主的!
 同時,不少教會也興起了新媒體事工,利用發達的視訊科技,讓聚會更多元化。如今這些林林總總的「超前佈署」,讓這次瘟疫雖然肆虐,一時遲緩教會的運作,卻不能全然止息。反倒有不少教會藉此機會操練S-HIIT(Spiritual High Intensity Interval Training,高強度間歇訓練),在居家隔離時,每天讀經40章,花1個月時間讀完聖經1遍,來增強屬靈肌肉,以迎接未來更大的挑戰。
 瘟疫流行中,我從新檢視教會歷史,看見神竟然早已為今日教會做了「超前佈署」,讓我們可以從容面對邪惡的COVID-19。
 我們的神,絕沒有缺席,祂總是為教會「超前佈署」。


閱讀 2453 次數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