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04.07
◎潘榮隆牧師
國度廣場【復興系列】之六七七:武漢宣教士

 

 新冠疫情,攪亂一池春水。
 然而,很多感人的故事,仍逐一突破防疫封鎖線,向世人呈現人性的溫暖面。武漢「下上堂教會」黃牧師,帶著眾弟兄,冒著生命危險,沒有專業防護裝備,只裹在單薄的黃色雨衣裡,沿街向需要的人遞送食物或口罩,來表達神對這苦難城市的愛,深深感動我。
 黃牧師個人得救與獻身的見證十分傳奇。他原是個成功的外科醫師,在一次偶然機會,太太的大學同學向他們夫婦鍥而不捨地傳福音,改變了他們全家移民澳洲的計畫,決志信主,留在他們原先最不喜歡的武漢。信主後,他們熱心追隨真理,主動放棄職場得利的收賄惡習,過著清貧但有見證的生活。他隨後蒙主揀選,放下手術刀,在武漢牧會,從一個小小的7人查經班,建立了「下上堂教會」,師法《以賽亞書》卅七章31節「往下扎根,向上結果」。因緣際會,這次武漢封城,黃牧師帶著弟兄姊妹,彰顯神與湖北同在的證據,在武漢街頭,留下美好的身影。
 多年前,我在YouTube第一次收聽到黃牧師於美東華人差傳大會的見證:「從醫師到牧師」,深受震撼。尤其那位改變黃牧師一生,名叫莫布魯(Bruce Morris)的美國宣教士之故事,更是讓我這作牧師多年,自詡是神僕人的,羞愧到痛哭難抑。
 身為骨科醫師,有日,黃牧師陪朋友去探訪Bruce家的保姆;這保姆年僅19歲卻得了骨癌。那時,Bruce才剛在武漢教堂主日時被一位闖入的惡漢,莫名的一刀刺破心臟,當場死在講台上。黃牧師為保姆禱告完後,突然在桌上看到一張照片,他覺得照片上的Bruce很眼熟;終於他想起來,4年前一個夜晚,曾有一位老外帶著手受傷的女兒來找他急診。Bruce的師母,一聽到黃牧師提起這事,立刻找出家中陳年的照相簿,翻到那夜的日期,指著一張照片,只見小女孩受傷的手上所包紮的紗布被剪開來,全家圍在她旁邊禱告。
 「我們特別為這位醫師得救禱告。」師母說。
 黃牧師說,原來他得救是因為這位宣教士與家人早在4年前,默默為他這個陌生人禱告的結果。
 驀地,我的眼淚竟然不聽使喚地噴落下來。What a missionary!這才是真正的宣教士!這才是真正的神僕人!Bruce是何等信心啊!他剪開包紮的紗布,不擔心女兒受傷的手會被感染,卻因著包紮的縫線,看到醫師那麼專業、專心的為他女兒包紮,他知道這是一位好醫師,他要為主得著這位陌生的醫師;他為黃醫師的靈魂得救禱告。神也聽了這位忠心僕人的祈求。Bruce被武漢人刺殺在教堂裡,卻為武漢得了一位可以承傳的宣教士—黃醫師。
 有人問Bruce為何來中國?「中國需要拯救。」Bruce說。神聽了Bruce的禱告,我相信,神將在中國的地理中心武漢,成就前所未見的大事。神早已在武漢為祂自己留下一群未曾向巴力屈膝,忠心的宣教士,為要拯救中國。


閱讀 571 次數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