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05.12
◎潘榮隆牧師
國度廣場【復興系列】之六八二:無腦兒

 

 開了一門課,叫做「生命倫理學」,特別邀請台中榮總婦產科何主任,談「墮胎」這個敏感主題。
 通識課被視為營養課,修課學生來自各系,議題若具爭議性,教學評鑑總會難堪,影響考績升等,吃力不討好,就被一般專業教師視為畏途。但基督徒教師們,對於學校、學生充滿愛心與熱情,經常自告奮勇、頂著被K的鋼盔,前去開課,很多校園裡的「倫理學」、生命教育類的課,也就這樣被開出來。又因學校經費有限,吝於支付外請講員費,基督徒老師們就講好,彼此自費開車到各校「互換講台」。何主任知道我們心意與困境,欣然應約來校專題,令我們感激涕零。
 何主任的專業、醫術、仁心,在醫界、基督教界頗負盛名。她和夫婿,曾任屏東、埔里偏鄉基督教醫院的黃院長,鶼鰈善行,被人多所景崇;學生們引頸期待她的蒞臨。何主任對於生命的價值,有極精闢見解;她的臨床經歷、個案,相當豐富,舉例的溫馨小故事,令人深深動容與激勵。
 那天,何主任PO了一位產婦抱著剛出生嬰兒的暈黃舊照片,說到這位「阿兜啊」(台語,指外國人)女宣教士尊重生命的故事。
 女宣教士,像所有天下母親一樣,頭微低,用最美微笑、滿意的看著懷中小Baby;她那樣滿足、表達出人間至高的母愛,那怕是蒙娜麗莎微笑都不及其千萬分之一呢。滿堂師生,倘佯在這份愛的溫柔氛圍裡。
 「這Baby是個無腦兒。」何主任緩緩的說。產前檢查時,醫師指著超音波照片,告訴這位將為人母的外國女宣教士,「他可能活不過一星期。」
 初始一震,女宣教士無法置信。隨後,立刻堅決表示,她決定保留這嬰兒,無論他能活多久。依法律規定,母親有權可以引用「優生保健法」(變相的墮胎法;在台灣,「墮胎」是不合法的),中止胎兒生長,將之自然流失,也保護母親的身體。
 但是,她要讓這孩子,從受孕那霎那就感受到愛,直到他離開這世界,一生都活在被愛裡,她不要讓這孩子感到一生沒有人愛他,縱使無腦可以感知,他的靈魂一定知道這世間還有人愛他,他在天堂將有個盼望,可以等待這個愛他的人與他再相見、重續前緣。女宣教士把他抱在懷裡,滿心欣喜的望著孩子。這是一幅多麼美麗、感人、人間至愛的畫像啊!
 頓時,全班寂然,一股凜然、神聖的氛圍繚繞滿室,我知道,神的靈在這裡、在這片刻。
 突然,我發現那嬰兒的臉孔很面熟—怎麼長得那麼像我!驀地,一個輕輕的聲音自我心底升起,「你就是那個無腦的孩子。」我深深一震,「自始至今,我還是那麼愛你。」驟然,我的眼淚滾滾而下。
 是的,我就是個無腦的孩子,自視高傲、自以為義、常無厘頭、不可理喻、傷人而不自知...,但神卻說,祂仍愛我如初,自始至終都是那麼愛我。
 課後,我在辦公室裡,獨自痛哭流涕。主啊,求您赦免我這個無腦兒。

   (溫馨的5月天,獻給普天下母親們)


閱讀 302 次數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