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06.02
國度復興報
國度廣場【復興系列】之六八五:不以福音為恥

 
 「我不以福音為恥;這福音本是神的大能,要救一切相信的。」(羅一16)
 在西方社會裡,有三個禁忌,不宜發問或表明:年齡、薪水、宗教信仰。前兩者毫無疑問,我總不好奇。但耶穌卻要我們為祂作見證,既使不說,也很難不顯出自己的信仰啊。例如,整桌賓客,有各級長官在場,我還是會自己作餐前謝飯默禱,有時會添些小尷尬呢。然而,我還是不以福音為恥,做個堂堂正正的神兒女,反倒常有許多意外的平安與恩典哩。
 第一次遇見龔院士,是在一個歡迎會上。握手寒暄時,我覺得他的言語之間(也許他自己都沒有發現)摻著一些基督徒的共通語氣。做為主人,我摸出口袋裡一份預備好的禮物,「這剛出爐的CD,」我很客氣的說,「有一首叫〈Hineni〉的曲子,是我內人作的詞。」
 「真的!」龔院士驚奇的回說,「那麼巧,我昨天上飛機前,在教會裡司琴,還彈這首歌哩。」突然,我們之間的距離拉近了許多,我們果然是主內弟兄啊。
 一位名滿全球的留美癌症專家、中央研究院院士,學識人品均屬一流,居然在教會裡屈就司琴,那教會該有多幸運啊。身為院長,我也慶幸自己有了一位這麼謙卑的學者,作為我的諮詢委員,提供我建議、協助院務發展。
 我們彼此不以福音為恥,敢於表達信仰,我們成了在主裡的莫逆之交。
 那年,我們實驗室有個研究突破,我把25年來的心血整理出一篇很重要的論文,想投到世界最頂尖的《自然》(nature)雜誌,登上這雜誌者,一般都會鯉魚躍龍門,學術身價暴漲。我事先請幾位知名學者幫我潤稿、斧正,他們都抱著遲疑的態度,認為台灣哪能出甚麼《自然》等級的科學論文,尤其是純本土、沒有國外學者參與的作品,怎會有機會呢?還有幾位甚至不屑、嘲諷的反問我:「在雜誌社裡有沒有認識的人?沒有人脈,不可能被接受。」他們一字不動的把稿子還給我。
 當我不知如何面對一生心血與夢想被輕蔑時,突然心中有個小小聲音說,為什麼不試龔院士呢。我立刻去信,懇請他潤飾英文。
 「院長,」他馬上回Email,「我收到您的稿子,一定立刻盡力幫您。」
 晚上兩點半,我寫完稿、寄給龔院士。早上六點醒來時,他修改過的稿子,早已躺在我信箱裡。
 「其中有一個字,」他說,「帶有負面味道,對於這種兼含各領域讀者的雜誌,宜用正面、光亮的字彙。」他改用的字,把我們的論文畫龍點睛,整個給點亮起來。
 在我最不被看好時,龔院士不自抬身價,反而用基督的愛,盡心的協助、激勵我,令我終身難忘;如果沒有他的潤飾與協助,那篇論文可能還見不得人呢!我們那篇論文,成了台灣極少數純本土生物領域、登於《自然》雜誌的論文。
 我一直相信,那不以福音為恥的,終會看到神的大能。我在與龔院士的相遇裡,就親眼見識過。


閱讀 527 次數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