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06.22
◎潘榮隆牧師
國度廣場【復興系列】之六八八:庚子年,對靈魂說話

 

 美國總統川普站在教堂前,手拿聖經拍照後,猛然轉身,露出他那招牌詭笑,對中國祭出更重的打擊。
 我想起120年前(也是庚子年),一群美國長老會、公理會及中國內地會的西方宣教士,拿著聖經,站在中國教堂門口,大義凜然的對著來襲的義和團亂黨,說他們熱愛中國人的靈魂,效法耶穌基督,就毅然的擺上自己的生命,從容結束短暫燦然的一生。
 當他們的頭顱被拳亂份子,掛在保定府城門口示眾時(7月1日),天竟然下起滂沱大雨,是天地與殉道者同哀啊,人稱這場世紀悲劇為「庚子教難」。後來八國聯軍,把清政府打得狼狽逃難,焚了頤和園、簽訂不平等的辛丑條約,喪權賠款,中國從此一蹶不振。對各國的賠款,俗稱「庚子賠款」,其中對美國溢付的部分,經清朝駐美公使梁誠力爭得回,就作為清華學堂的基金。我現下服務的學校(清華大學),就是用這筆「庚子賠款」(或說是神僕人的「血債」)建立的國立大學。
 歷史是何等反諷,以前中國人以大刀手刃拿聖經的美國人(宣教士),今天美國總統拿著聖經,用各種辦法痛宰中國人,都發生在庚子年。我深信,庚子年是改變歷史的一年,120年前如此,今年肯定也是這樣。
 當年直隸省保定府殉難的宣教士中,最有名的是何瑞思‧畢得經牧師(Rev. Horace Pitkin),他是耶魯大學的典範校友(Yale Standards)、第一位殉道的畢業生。因為他的犧牲,耶魯的歷史學教授、中國通賴德烈(Kenneth Latourette;出生於中國,父親與他都是美國在華宣教士)建議老羅斯福總統,將庚子賠款用於差派留美學生、建立清華大學,因而開啟了中國現代化運動;其中,許多對中國建設有重要貢獻者,如中國鐵路之父詹天佑、首任國務總理唐紹儀,著名的人口學家馬寅初等等,都是庚子賠款支助的耶魯校友。而後來的清華大學校友更是人才濟濟,如前中共總理胡錦濤、江澤民、朱鎔基和現任的習近平,無不是「清華幫」,他們影響現代中國甚鉅。這一切,只緣於一位愛主、為主殉道、深愛中國人的神僕人—畢得經牧師。
 在教堂被義和團攻陷的前一晚,畢得經請同工老孟(Lao Man)連夜翻牆而逃,託他捎信(也成了他最後遺言)給畢太太雷蒂莎‧畢得經(Letitia E. Thomas Pitkin),要她告訴自己的孩子,在25歲時,要以宣教士的身分回到中國,代替父親,「向中國人的靈魂說話(Speak to Chinese souls),告訴中國人,上帝愛中國人、我愛中國人。」畢得經慷慨為主殉道,改變了中國歷史、造就了現代化的中國。他雖死,他的遺言仍舊向普世的靈魂說話(Speak to souls):「上帝愛中國人的靈魂,我們也當愛中國人的靈魂。」
 兩個甲子前,畢得經牧師相信,向中國人傳福音才會是一個被祝福的國家(後來的美國也真是如此),才是美國人的命定(Destiny)。
 今年又逢庚子年,我們該對舉世靈魂說什麼話呢?
    (紀念庚子年7月1日在華殉道的宣教士)


閱讀 736 次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