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07.14
◎潘榮隆牧師
國度廣場【復興系列】之六九一:瘟疫教導我們的

 
 「一旦解封,」她很興奮地說,「我一定要搭郵輪,環繞世界一周。」
 在同仁的聊天裡,這位美麗大方、年輕單身的女教授,掩不住心中的喜悅,說出久藏心底的願望。「那時候,豪華郵輪一定大減價、大優惠;我一定要搶個頭香!」她越說越有勁。其他的同仁都讚嘆她的反應很快,一下子就超前部署,早早想到、規畫;就像她在流行病學上有著不錯的成就般,她是個績優教授的潛力股。
 這些年輕教授們,各個機智聰慧,我慶幸與他們為伍,在這學校裡從事科學研究。
 就在大家對她讚美有加時,我突然好像聽不見週遭的喧嘩,只覺心裡一陣微微寒意,直讓我打哆嗦。一幅張愛玲成名作《傾城之戀》的場景,頓時跳到眼前。
 《傾城之戀》寫於1943年,張愛玲23歲時;故事敘述上海大戶人家小姐白流蘇,落魄時,遇見了多金瀟灑的單身漢范柳原的一段彼此追求過程。時值日軍對華開戰,兩人相互依伴,至終完婚。在故事的結尾,張愛玲為他們做了一個結語:一場中日戰爭,竟然只是要為他們的愛情做詮釋。
 初讀時,覺得這故事真是浪漫,這位23歲的「覺青」作家,替愛情做了一個美麗的解說,令我敬佩不已。後來,知道張愛玲晚年在美國孤獨而死,7日後才被房東發現,再加上自己年紀略長,看到了戰爭之殘酷,我突然不能接受一場死亡數千萬條人命、無數家庭破碎的戰爭,居然只是為一對十里洋場人物的愛情做註解。這樣的愛情真有這麼偉大,要以千萬條人命來鋪陳嗎?那些因戰爭而死亡的人命,又算什麼呢?雖然這只不過是小說的劇情,不須那麼嚴肅地看待,我卻一直越不過道德的自我質疑。
 同樣的,COVID-19疫情,到目前尚未撲滅之際,全球各地還在驚恐之中,以致死亡人數已超過56萬人,受感染的超過1.2千萬人,這些確診者肺部將終身受殘。每每思及,只有憐憫與心痛,我個人此刻很難做任何超前部署,更不用說去規劃解封之後,享受後疫情世代的廉價豪華之旅。我感覺到這裡面彷彿缺了一點什麼,尤其這念頭還出自一個從事生命科學研究專家之口呢!
 有人在英國哲學家,也是1950年諾貝爾文學獎得主的伯特蘭‧羅素(Bertrand Russell)70歲生日時,問他感言、為何而生?他回以「對愛情的渴望,對知識的熱切,以及對人類無邊苦難的憐憫。」戰爭與瘟疫,都是人間無邊的苦難。憐憫,是讓我們在這些苦難當中聯想到、也是讓我們活下去唯一的理由,而不該是虛幻的愛情或豪華的環球之旅。
 《聖經》說,耶穌「祂看見許多的人,就『憐憫』他們,因為他們困苦流離...。」(太九36)祂因此行了神蹟,解除了他們困苦。「憐憫」是那困苦流離要教導我們的功課,它也應該是神蹟之源。
 全球COVID-19疫情仍嚴峻、毒性陰狠,看樣子只有神蹟才能止得住它。顯然,人們需要超前部署的是「憐憫」—神的憐憫、我們彼此的憐憫。
 憐憫,才是COVID-19要教導我們的。


閱讀 305 次數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