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08.04
◎潘榮隆牧師
國度廣場【復興系列】之六九四:博士論文

 

 博士論文不該是羅生門,就像皇后的貞操不容懷疑一樣。
 羅馬凱撒大帝曾說:「皇后的貞操不容懷疑」(Caesar's wife must be above suspicion」)。凱撒的老婆因為遭人「暗示」與其他男人有曖昧關係,雖然沒有證據,凱撒仍然將她給休了;凱撒所持的理由是:凱撒的老婆連懷疑都不應該被懷疑。後來此語被引申為,對於某些領域人物,他/她必須要有超高的道德標準,否則,「怕熱就不要進廚房」。
 博士,既然是最高學位,對不起,它就不應該被任何人質疑;所以,怎會有羅生門呢?
 華人屬靈前輩陳希曾博士,曾在青年聖經講座自述他的求學歷程。有一日,他拿著博士論文交給指導教授審查,他的「老闆」只瞄了兩眼,就將論文扔在地上,說,「我看到有幾個錯字;不要浪費我的時間。」陳老師,含著淚水、低頭蹲下,一張張將它們撿起來,回去整修論文、重審,才得以畢業。陳老師是這樣修得博士學位的,他也因此成為治學有成的物理學教授、研究聖經態度嚴謹的聖經學者(Bible scholar),是一代華人職場典範與屬靈前輩。
 在那個種族歧視的年代,如陳老師遭遇者,比比皆是;我的清華大學同事中,被指導教授把博士論文甩到地上的,大有人在。我個人很幸運,沒有這種場面(所以成就有限啦。苦笑),那是神的恩典啊。我跟隨過的幾位指導教授,不只是學術大師,還謙恭有禮哩。但他們可是事先對我講好:「只要發現有五個錯字,決不寬貸。」、「No mercy!」我可是立正、戰戰兢兢領受「聖旨」的。博士論文,哪有甚麼循循善誘、啟發式、百般容忍、可以錯上444個字...等,這些不可思議的現象—「都已是20幾歲大人了,還在吃奶啊!」我們是這樣長大,成為博士的;大師是不容許徒弟們砸他招牌的。但,待我們拿到博士學位,我們的恩師是何等的敬重我們、疼愛我們,關心我們這些徒子,甚至徒孫們呢。因此,當他們一一過世的消息傳來,我思及他們的教誨與昔日師生之愛,竟徹夜落淚、百般不捨啊。
 我時常鼓勵年輕的弟兄姊妹(當然,我也因此被人討厭),如果有機會,可以到大學校、大師實驗室,做大題目的研究,我不是注重「學位」,而是在乎「學歷」—經歷、過程;如其不然,也要以此標準,自學(Self-learning)、自教(Self-teaching),縱然科班出身並非唯一道路,畢竟嚴師(或嚴謹自我要求)出高徒啊。
 環視那些被神大大使用者,哪一位不是歷經嚴格的曠野之境遇呢。舊約中,受過儲君訓練之摩西如此;新約中,受教於當代大師加瑪列門下的保羅,不也都是這樣出身的嗎?所以,摩西五經(Torah)氣勢磅薄,成為聖經之始、以色列建國基礎;使徒保羅書信,啟示耶穌之尊、十字架真理,影響萬世萬代,不都是聖靈運行、默示他們,在既有的嚴謹訓練下之感動嗎?
 身為福音工作者,讓我們以嚴謹自我要求,彼此勉勵。


閱讀 401 次數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