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08.18
◎潘榮隆牧師
國度廣場【復興系列】之六九六:父親—主所愛的人

 

 我的父親是這個動亂世代的小人物。他回到主懷已一年多,對世局沒有甚麼重大影響,但在我心底深處卻留下一個似乎無法填補的小洞。
 祖父是日據時代石牌唭哩岸村長、有名的「田僑仔」(台語,大地主),父親有著快樂的童年。當時有個「阿兜仔」(台語,指外國人)到村裡傳教,據說村子裡大部分的人皆信主,父親是其中之一,他也以被「阿兜仔」施洗為榮。父親經常在禮拜天,從石牌徒步走到雙連馬偕醫院旁的教會聚會,路程雖遙遠,他不以為苦。後來,祖父的土地被司法所坑,一夜盡失,抑鬱而終。從此家道中落,父親黯然離開祖宅,搬到城市陋巷裡。
 父親奮力上進,在日據時代考上台北工專(今台北科技大學)。當時該校大多數學生是日本人,父親是惟三以台灣人身分進讀,實屬不易。畢業後,年紀輕輕的他,就當上鐵路局工程師,他的特長是木造房屋,菁桐、平溪等車站與各鐵路局宿舍,均出自他的手筆。其他很多現在堪稱具有紀念性的建築物,也同樣是父親所設計。例如:華江橋頭4棟住宅以高架人行道連接,這在當時是個創舉;還有舊中華商場、許多國中、幾棟大學大樓、辛亥和莊敬等隧道,以及民間有名的「龍門客棧」等。
 父親一生公職生涯,勤奮、負責;他常告誡擔任公職的孩子們,他的辦公室裡,很少同仁能安然退休,他是極少數能順利裸退者,他要我們潘家絕不貪污瀆職。他常半夜待家人都睡著後,獨自在孤燈下加班,佝僂著身子,為了我們的生活而設計各種建築圖案,他劬勞的身影,成為兒女們永遠感恩的記憶。
 憨厚古意的他,以出自日本正統教育下的專業工程師為豪;世局變遷後,他對於日本有諸多懷念,也不以為奇。父親曾經歷過228,差點命喪槍下,但他不愛提起這事,只以高唱日本流行歌曲為樂,在家和母親以日語交談。晚年也在公寓家裡,隔著鐵窗默默地遠眺刻著「中正」大字的大屯山久久,然後輕輕嘆了一口氣,相信是他對那美好童年與家道中衰後命運多舛、失去地土的無限傷感。
  多年後,他終於有機會去日本旅遊,一圓他的日本夢。但是,當他回來時,竟然有一段時間不太言語。我問他日本旅遊之趣事,他僅答說,他已經不認識這個國家了。我亦曾浪跡北美10年,聞之,心中同感、有說不出的涼味。
 父親早年受洗,成了基督徒,後來因兒女成群,為了生活奔波,久而久之就離開教會。但上帝卻沒有忘記當年洗禮時與他的盟約,在他晚年,差遣我自美國回來再次向他傳福音,並為他施以堅信禮,帶領他回到主裡。感謝上帝!每次我從新竹來探望父親,離開時,都會為他和母親按手祝福,禱告完後,他們倆人也會大聲說「阿們!」。父親單純的信心,令我感動萬分。
 追思禮拜時,我問主如何看我父親這個人,主很清楚地告訴我:「他是我所愛的人。」
           (寫於2020父親節)


閱讀 648 次數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