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08.25
◎潘榮隆牧師
國度廣場【復興系列】之六九七:同心圓史觀

 

「歷史實在真有趣。」有人這麼認為。
「同心圓史觀」,是近人提出的創新史學觀點。太平洋兩岸大國卻有心無意地競相高舉此概念:一個要「讓美國再次偉大」,一個要「實現中華民族偉大復興的中國夢」。歷史雖然真有趣,活在當代的人,對於這個歷史,相信很難令人消受。
 身為生命科學研究者,我倒對於「同心圓」有興趣,它是科學問題,無關政治正確(Politically correct)。
 1908年,英國心理學者詹姆士‧弗雷澤(Sir James Fraser)發表了《弗雷澤圖形》(Frazer spiral illusion),引起大家注意,他也開發了一個新領域—視錯覺(Optical illusion),影響現代廣告、設計、藝術、文創等方面,而被稱作「視錯覺之王」。弗雷澤圖形看似一個大漩渦,但仔細爬梳,就會發現,實際上它是一個同心圓的組合。
 圖內每個同心圓有它自己的角度、方向,獨立看起來,都是漂漂亮亮的同心圓,大家相安無事,但當它們放在一起時,就因這些角度、方向,成了錯覺的漩渦狀圖形,便刺痛了觀者的眼睛、混亂了思緒、誤解了真實狀況,這就是偉大的弗雷澤圖形告訴我們有關具不同角度與方向的同心圓,所造成結果的事實。
 現在每天打開國際新聞,我們都可以讀到太平洋兩岸大國正在繪製的同心圓,這些領導者搞得天下大亂、經濟衰退、瀕臨戰爭邊緣;所以紐約時報(New York Times)才說,這是「自私的邪教」(Cult of selfishness),所造成的局面—他告訴我們,不同角度與方向的同心圓,就是一種「自私的邪教」。
 身為牧師,我有一個想像:如果把同心圓史觀放在教會歷史,同心圓作法運用在教會經營,每個教派、每個教會有她自己的角度與方向,教會歷史、教會景況會是如何呢?這是個大哉問啊!
 每個教派以自己為中心、每個教會只顧自己...,就是同心圓史觀的做法。弗雷澤圖形以及證於今日太平洋兩岸大國間造成的局勢動亂、人心徬徨、經濟蕭條等現狀,哪怕不是先知,都可預知其結果!試問,這會是我們(神兒女們)要的嗎?教會還會是我們可以安身立命、一生劬勞之所嗎?
 所以史上最偉大的先知—耶穌基督,才會在祂要上十字架之前、與門徒最後相聚時,做了超前部署,說:「你們要彼此相愛。」(約十五12a)祂更求天父以祂的名,叫門徒們合而為一(約十七11)。使徒保羅也在勸誡會眾的信上說:「只要存心謙卑,各人看別人比自己強。各人不要單顧自己的事,也要顧別人的事。」(腓二3b-4)耶穌與保羅就是希望,教會不要成為一個只有自己的方向與角度之同心圓,教會應該只有很清晰的一個終極目標—耶穌基督。
 歷史不該是同心圓史觀,教會的歷史一直是線性的,是神兒女們同心合一往前走,在馬其頓呼聲後(參徒十六6-10),一直向西行,直至回到耶路撒冷。
 這樣的歷史,才會真有趣。
(圖,取自維基百科,由Mysid - Self-made in Inkscape; based on en:Image:Frasers.gif., 公有領域, https://commons.wikimedia.org/w/index.php?curid=2543680


閱讀 618 次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