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09.08
◎潘榮隆牧師
國度廣場【復興系列】之六九九:Go west—向西行

 

    向西行—保羅的馬其頓呼聲,決定了歷史的方向。
 上世紀七○年代,由國立編譯館出版、台大外文系朱立民教授翻譯的一本書《美國之夢與現代人》(The Urgent West : The American Dream and Modern Man; By Walter Allen、1969),他的書名,讓那時代「來來來,來台大;去去去,去美國」潮流中的國人,有一個「惟懷有『美國夢』才是『現代人』」的偉大想像。它,其實是一本有關美國文學史/文評的書,卻讓人讀起來有壯志澎湃的襟懷和器宇軒昂挺立之感—因為該書內藏著一個沒有被中文書名翻譯出來的精神洪流:「情迫的向西行」(The Urgent West)。
 那一代的台灣人(或白先勇筆下的台北人),逆勢橫渡太平洋、向東急赴北美,追逐美國夢。接著,在對岸領導人老鄧的開放政策下,社會主義的中國人更是萬馬齊駕,直奔「墮落資本主義的美帝國」。這些史實,描繪出一段中國歷史側流之畫頁。
 半個多世紀過了,在21世紀第一個庚子凶年,一團蛋白質和RNA混合的非生物分子COVID-19病毒,吹皺一池春水,幾乎已經確切地要告訴我們:歷史還是向西行的—這是保羅看到的偉大異象啊!
 無怪乎,保羅要「4次」向西旅行佈道,一次接一次,甚至「...多受勞苦,多下監牢,受鞭打是過重的,冒死是屢次有的。被猶太人鞭打五次,每次四十減去一下;被棍打了三次;被石頭打了一次;遇著船壞三次,一晝一夜在深海裏。又屢次行遠路,遭江河的危險、盜賊的危險、同族的危險、外邦人的危險、城裏的危險、曠野的危險、海中的危險、假弟兄的危險。受勞碌、受困苦,多次不得睡,又飢又渴,多次不得食,受寒冷,赤身露體。除了這外面的事,還有為眾教會掛心的事...」(林後十一23-28)保羅花這麼長篇大論,就是要告訴我們,歷史是向西行的,所以他必須勇敢前往,無論有多少艱苦;他也以自己向神兒女們做示範:「向西傳道」,把神的愛向西延生,從耶路撒冷、猶太全地、撒瑪利亞,直到地極,是主耶穌的吩咐。大地是圓的,地極就是他所從出的耶路撒冷,起點就是終點的弔詭(Paradox),是神的心意與奧祕。這是保羅聽到的(馬其頓)呼聲、神給他的異象,這是那有了年紀的保羅,苦口婆心的肺腑之言啊!
 向西行,不是破口大罵、不是經濟的打壓、更不是兵戎相向,是帶著聖經、真理、用神的愛來轉化世界、拯救失喪的靈魂。當年羅馬帝國的殘暴、日耳曼的強悍、高盧茹毛飲血、盎格魯-撒克遜的蠻野、北歐維京的海盜行性,無不臣服在聖經的真理、融化在基督的大愛中,以至昌盛千載,直到近百年失了理想而衰微呢。
 西線不會無戰事,反倒更多不友善。保羅走進去了,他雖被羅馬昏君砍頭,主依舊得勝,億萬靈魂因而得救。這世代,太平洋煙硝漸濃,但無法阻擋神兒女們。我們會為主跨海而過,縱使「有捆鎖與患難等著我們」(參徒二十23)。 向西宣教,是我們這一代的命定。


閱讀 276 次數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