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09.22
◎潘榮隆牧師
國度廣場【復興系列】之七○一:八月桂花香

 

 我對桂花有特殊感情,尤其在八月裡。
 多年前,為了向中國人傳福音,我放棄了身分、抖落在美國的一切,獨自回到當時殘破的老家,而在服務的學校裡,又僅分配到一間空蕩蕩的實驗室,無法延續從前的學術研究,我頓覺很落寞。老同學Y得知,要我每週末去他家陪他全家吃晚飯。晚餐時,「配菜」是看連續劇;飯後,一起擠在小小公寓裡,聊聊天、解析戲劇,讓我忘憂。
 兩年裡,我們看了幾部金庸武俠小說改編的電視劇,及《八月桂花香》(紅頂商人胡雪嚴一生故事)。從此,我練了武功,也對人性有更多的認識。偶而,我在講道時,竟會脫口而出武功口訣,常惹得主任牧師批說,有損牧師形象哩。
 但我更喜歡上隱藏、低調、謙卑地飄出幽香,小小的桂花。
 前年,我女兒結婚時,沒有發喜帖,Y卻無預期地冒出現場來拍照,讓我驚喜。當時匆忙,沒有好好招待他,甚覺虧欠。他沒有在同學Line群組裡,所以,我就特地打個電話向他致歉與道謝。
 Y提起往事情誼。驀地,我知道他為何在我最落寞時,主動邀我,陪了我兩年。
 那年,他當兵回來,隻身在台北等候碩士班開學及申請學生宿舍,一時沒地方可住,我得悉,便邀他來我家暫時棲身。我家9個人,原擠在10幾坪老房子,他住我家十分不便,就和我用布遮起,同睡家中一角。當時我家正處窮乏之際,自家人都吃不飽,我媽媽還是堅持要他跟我們一起吃粗食便飯。這樣,我們共同度過一個尷尬的暑假。
 終於我知道,那兩年他是在還恩,他要陪我,請我在他家吃免費的晚餐,直到我結婚。
 雖不在同學群組裡,他還是個有情有義的老同學啊。
 掛了電話,我落淚久久。
 《八月桂花香》裡,主角胡雪嚴被他童年摯友(後為得勢宦官)鬥爭而死,我卻有Y在我最潦倒時相挺,何其有幸,我要感謝上帝,祂垂顧我的需要。
 身為森林系畢業生,我去查了桂花香,看了百度的介紹,才知道桂花樹因栽植方法不同,會有結果子和不結果子之異株;我很好奇,想了解這機制,請教眾位老同學森林專家們,卻無一人能給我答案。
 前些日子,我還在想這疑題,突然心頭一閃,我知道為何自己和胡雪嚴際遇不同,結出不一樣的果子呢:我從老同學得了溫馨、胡雪巖卻被宮廷淨身過的童年玩伴給殘害。原來,我們被「栽植」的方法不同啊!是自小教會教導我要有一顆關心人的心志,我只是自然隨口邀請他到家中渡難關、我家人樂意成全,如此而已。同時,我會落魄,只因為我單純地想服事主,傳福音給家人、朋友罷了,主耶穌就在我最困難時,用Y把那份我早已忘記、給人的善意,加倍致送給我。
 桂花飄香的季節,我想起主滿滿的恩典、老同學的恩情。感謝主!
                                     (2020年,生日小記)


閱讀 480 次數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