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10.11
◎潘榮隆 牧師
國度廣場【復興系列】之七○三:聖餐與屬靈復興

 因著植堂的關係,我成了巡迴牧師,每個主日到不同分堂,講道與主持聖餐。
 每次聖餐中,我總會感覺到聖靈臨在的凜然,那是種很特殊的感動。一幅莫拉維亞屬靈復興(Moravian Revival)的景像也就經常會呈現眼前―莫拉維亞弟兄們在一次聖餐中,啟動了屬靈大復興。
 十五世紀初葉,羅馬教廷腐敗,波希米亞的約翰•胡司(John Huss)展開了宗教改革,傳講單純福音,卻被羅馬教會判為異端,處以火刑而殉道,該地聖徒便遭受逼迫。莫拉維亞弟兄會領袖克利斯循‧大衛(Christian David)帶領他們出走、尋找避難地方,一路來到尼可拉斯‧親岑多夫(Nikolaus Zinzendorf)伯爵在德國薩克森的領地。親岑多夫憐憫他們、收留他們,將他們安排居住在「主護村」(Herrnhut)。親岑多夫以愛心按著真理教導他們、牧養他們,並與他們立了一個公約︰「耶穌十字架的救贖大愛;看重聖靈充滿;將生命奉獻給上帝。」全村對主充滿火熱的心,每日工作之餘就聚會、禱告,並守主的聖餐;後人稱之為「莫拉維亞愛宴」。
 年紀輕輕(29歲)的親岑多夫發現有9個小女孩靈命較為缺乏,他遂不顧自己德國貴族的身分,為了這幾個小女孩的悔改,熱切屈膝在主前,心力交瘁地不停禱告。1727年8月13日,就在領受主的晚餐時,聖靈突然大大澆灌下來,這群難民的心立刻俯伏而被挑旺,彷彿身在天堂。
 據他們當中一位歷史學家記載說:「我們看見了神的聖手,和祂奇妙的作為:聖靈降在我們身上,我們都浸泡在聖靈裡;神蹟奇事大大彰顯在我們中間―從那時起,每天我們都看見神偉大的工作,眾人都如飢似渴愛慕主的道,每天聚會三次,每個人不羨慕別的,只求聖靈全權掌管我們。…恩惠如同不能抗拒的洪流,把我們全捲入神愛的洋海裡,我們也學習彼此相愛。」並且他們開始24小時連鎖禱告,隨後也熱誠的差派宣教士到世界各地,宣傳主的福音;當時,莫拉維亞宣教士與信徒的比例是1:12(整個基督教總比例是1:5000)史稱這事件為「莫拉維亞屬靈大復興」。
 後來,有群莫拉維亞弟兄們在一次橫跨大西洋之旅中,遇到狂風暴雨,船幾乎沉沒,在危難中,他們鎮靜以對,仍舊高聲唱詩,敬拜讚美主,此景令恰巧同船的約翰‧衛斯理深受震撼與感動,靈命幡然改變。而後因著衛斯理,英國工業革命沒有流過任何一滴血―相較於同期的法國巴斯底監獄的暴動流血,使得英國進入史上最輝煌的歲月,衛斯理的循理會也成了世界上最大的宗派之一,對於教會運勢影響深遠。
 這一切轉化竟肇始於莫拉維亞弟兄們,在一次聖餐中開啟了屬靈大復興,而改變了世界面貌。
 聖餐是分享主的身體、主的寶血這不就是主的同在嗎?這不就是屬靈大復興的基礎嗎?
 在每次聖餐中,我都可以深深感受到主同在的悸動;我也相信,有一日在主所預定的關鍵時刻,在聖餐中,聖靈將沛然驟降,帶來屬靈大復興,如同莫拉維亞在1727年那晚,神在愛宴中的作為。
 我且敬虔等候。


閱讀 301 次數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