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10.18
◎潘榮隆牧師
國度廣場【復興系列】之七○四:潘霍華(Dietrich Bonhoeffer)

 

 掩上報紙,沉思久久,我又想起上世紀德國牧師,潘霍華(Dietrich Bonhoeffer)。
 潘霍華在校園基督徒或神學圈子裡,備受喜愛,在台灣普羅教會中,較少聽聞。他在以民主方式選舉出希特勒的納粹德國、萬馬齊喑的當代德國教會裡,發出微弱的公義之聲,最後以協助猶太人、參與發動抵抗納粹、試圖暗殺希特勒之案子裡,被逮捕、監禁、無聲地給絞死獄中,以身相殉自己所傳講的基督真道—在離納粹政權全面崩解前22天;這或許是神給祂追隨者,最大的褒揚。潘霍華以行動表明,寧鳴而死,不默而生的忠心神僕人,也是知識分子,該有的風骨與情操。他代表了二戰時期德國的良心與良知,在艱困而充滿生命威脅環境下,面對納粹集團無所畏懼,敢挺身直言,維護正義至死不渝。
 潘霍華的父親是柏林大學精神醫學教授,他自己則於21歲時在柏林大學榮獲神學博士學位。基督論始終是他人生準則、堅定無比的信念。他認為,神藉著耶穌基督啟示祂自己,而基督這種自我啟示,是神學和所有倫理學的核心。他在所著《基督論》裡說到,基督的福音是經由教會群體彰顯出來,福音先令教會感動,使其可以憑信心承認基督,並且帶出偉大的作為。他又以為神啟示的管道,乃是受苦,認識神的方法,在於實踐受苦的心志;因為基督為罪人被釘在十架上,祂在世上是軟弱而且無能的,以至於軟弱無能的我們能與祂同在,並且幫助我們不再軟弱無能。
 在他的經典之作《跟隨基督》裡,潘霍華指出「重價的恩典」與「廉價的恩典」迥然不同。廉價的恩典是將罪得赦免的恩典視為一種教義、原則,或制度使然。但重價的恩典是必須再三尋找的福音,只有在道成肉身、為我們付上重價、釘死十字架上的耶穌基督,才能叫人得著基督豐滿的生命;跟隨基督就是要這樣背起十字架,走入世界。潘霍華信守自己所得的啟示,背起他的十字架,拋棄人人羨慕、已經在手的美國居留權、安舒的教學生活,急忙趕回仇視他的納粹德國,留下未過門的未婚妻,殉道在希特勒的監獄裡,結束他短短一生39年歲。
 1996年,台海危機四伏,我們全家在耶魯大學,該地華人教會希望我們出任牧職,並避戰禍,正猶豫不決中,潘霍華棄美返德,與國人共赴國難之義行,躍然我心。我們也想起倪柝聲,他曾逃離戰火的中國,避難香港,卻為了顧及在祖國的羊群,毅然返回上海,而殉道在安徽白雞山監獄裡。身為牧者,我們當下二話不說,立即搭機返台。
 如今台海煙硝味再起,看著無辜的兒孫要與我們同留此地,又再度想起東西方兩位偉大的神僕人所立下的典範,以及耶穌基督的重價恩典,我們沒有退縮害怕,反倒對真理更加執著堅定。戰亂不能淹沒潘霍華或倪柝聲的聲音,死亡也無法折價耶穌基督的恩典。
 我從潘霍華的一生學習到這個功課:在動亂裡,依舊高舉基督。


閱讀 324 次數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