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10.25
◎潘榮隆牧師
國度廣場【復興系列】之七○五:庚子、七武士

 

 2020年,又是庚子年。
 今年已過了一大半,我幾乎沒有看到有教會紀念兩甲子(120週年)前,影響中國教會的庚子教難殉道者。
 我想起了日本名導演黑澤明(Akira Kurosawa)曾經拍過一部被日本《電影旬報》推舉為日本影史十大佳片第一名,並被許多影評家譽為日本影史上最高傑作的電影:「七武士」。當年這部電影太賣座了,以至於美國好萊塢知名導演約翰•司圖加(John Sturges)將故事背景由日本戰國時代改為美國/墨西哥邊境的西部動作片:「豪勇七蛟龍」。當年片商聯美公司還被告抄襲,最後付補償金了事,但實際上它早已賺飽了一大筆票房。
 2016年,哥倫比亞電影公司改版重拍,名為「絕地7騎士」,由安東尼•法奎(Antoine Fuqua)執導、小丹佐•華盛頓(Denzel Washington Jr.)主演,情境改為7人團隊對抗收購採礦小鎮的企業家,該影片被同年威尼斯影展推為閉幕觀賞(非競賽)影片,並為該公司撈進近兩億美金的收入。這都因劇情抓得住許多影迷的心。
 這個故事說到日本動亂時代,一個偏遠村莊將遭受山賊搶劫,決定尋找有正義感的武士協助他們保鄉衛民。該村莊實在太貧窮,武士們的酬勞只有每天一頓白米飯,有7位俠骨仁心的武士,居然決定為他們防守村落。終於,武士和農民奮力完成抵抗山賊;7位武士中只有3人倖存。大戰過後,生活在幸福快樂中的村民,逐漸忘記武士們曾經付上生命的代價,武士首腦勘兵衛在離開村落時,不禁感嘆:「這是場敗仗...贏的並不是武士,而是忘掉我們的農民。」
 1900年庚子教難,共計天主教有5位主教,48位教士、基督教更有188位宣教士,慘遭義和團暴民殺害。他們為基督的緣故、愛中國人的靈魂,無怨無悔,在異國擺上自己寶貴的生命,使中國福音的門漸次打開。若果說,中國的教會欠他們一份福音的債,也不為過。兩個甲子過了,顯然,今日得到福音好處的我們,也把他們忘得一乾二淨,好像歷史上從來沒有發生過一樣。如果2020年我們重拍這部新電影,他們會是福音的武士,我們可是心靈貧乏、得勝的農民啊!
 舊約時代,約瑟拯救了埃及人於飢荒,但不久,埃及人不再認識約瑟(出一9)。在新約,耶穌醫治了10個長大痲瘋的病人,9個再也沒有回頭來感謝祂(路十七17)。現今庚子年間,中國的教會忘記120年前為我們靈魂犧牲生命的西方宣教士,也不令人詫異。被忘記,是福音工作者的宿命啊!「已過的世代,無人記念;將來的世代,後來的人也不記念。」(傳一11)。
 然而,身為神的屬靈武士,我不會像勘兵衛一樣噓唏感慨,以為這是一場敗仗。在所有的屬靈爭戰中,福音工作者是永遠的贏家,哪怕那些得救靈魂已然忘掉了我們,因為我們的主在那被人討厭的十字架上(加五11),永遠得勝。
 作為華人牧師,我永遠感謝、記念那些在1990庚子年間曾為主、為我們擺上生命的西方宣教士。


閱讀 322 次數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