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11.01
◎潘榮隆 牧師
國度廣場【復興系列】之七○六:壞死與凋亡

 

 神總不吝於使用大自然啟示祂自己,這叫作「一般啟示」(General revelation)。
 死亡,是生命科學裡,也是神學上,最重要的議題之一。
 生命個體是由細胞組成;要了解個體的死亡過程,需要由細胞層次(Cellular level)的死亡著手。細胞的死亡基本上有兩大類:被動的「壞死」(Necrosis)和主動的「凋亡」(Apoptosis)。細胞壞死,是由外界因素促成,如非生物性(Abiotic)的物理或化學性傷害,或生物性的(Biotic)病毒與細菌之感染,引發細胞嚴重發炎、破壞、崩解,因而死亡,其中沒有基因參與調控。細胞凋亡,則是細胞因受環境刺激,在基因調控下產生程式性的死亡(Programmed cell death)。
 細胞壞死就是細胞不可逆的「死」了;That’s it, game over。然而,細胞凋亡卻是個體存活所必須的正常生理作用。例如,細胞複製分裂過程中,偶而會失誤地產生不正常細胞,此時可藉由凋亡作用主動將之去除;如果沒有凋亡,這些不正常細胞往往會轉變為癌細胞、危害生命。
 更重要地,凋亡往往是為了「重生」而有的「內建」(Built-in)機制。例如,蝌蚪在一段生命期後,長出四肢來,尾巴便逐漸凋亡,而整個個體變形,發育成型態與生理迥然與蝌蚪不同的青蛙。
 另外一個例子,就是毛毛蟲變成蝴蝶的美麗故事。毛毛蟲轉變成蝴蝶,首先是藉著蟲體外層細胞凋亡,不再貼身,成為一個蛹囊,包容著蛹蟲,使其身軀在囊內逐漸凋亡,並長出新細胞,發育成蝶蟲,最後破蛹而出,羽化成色彩艷麗的蝴蝶,翩翩翱翔於花園,成就其生命與命運的蛻變(Metamorphosis)。
 大自然如此告訴我們:壞死,生命永遠不再;凋亡,也是一種死亡,卻是新生命的開始。2002年諾貝爾醫學獎就是頒給柏克萊加州大學悉尼‧布仁諾(Sydney Brenner)、麻省理工學院羅伯特‧霍維茲(H. Robert Horvitz)及英國劍橋大學約翰‧薩爾斯頓(John E. Sulston),不只肯定他們在基因調控及細胞凋亡上的卓越貢獻,更啟發我們:只有經歷死亡,才有重生的機會(Dying is the pre-requisite of born-again.)。
 有趣的是,蝌蚪在原有身軀上長出四肢後,才令尾巴凋亡。於是,一顆晶瑩剔透、玲瓏可愛的蝌蚪,竟然轉變成面目醜陋、身材臃腫的癩蝦蟆—那正是肉體的果效,縱使有局部的凋亡。而毛毛蟲卻將外皮全然凋死成蛹囊,默默地躲在死亡的陰暗裡,自噬老我生命(Histolysis;組織解離),僅留下「器官芽」(Imaginal disc;又稱「成蟲原基」),由此逐一重新長出嶄異的細胞、組織、器官(Histogenesis;組織再生)。於是,一隻長相可憎的毛蟲,居然換化成亮麗多彩的蝴蝶,可以自由漫飛在天際之間—那不正如同十字架的功夫嗎:肉體全然的死亡(組織解離),只留下一丁點對於真神的信心(器官芽),而再重生(組織再生)。
 耶穌說,肉體是沒有功效的,只有信心可以讓聖靈叫我們重生(參約三1-15)。
 「一般啟示」和「特殊啟示」(Special revelation;聖經),都一同述說著這個重生的真理。


閱讀 109 次數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