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11.23
◎潘榮隆牧師

 愛這靈魂需要堅強信心。
 我很高興地在婚禮中宣布:「您們現在是夫妻了!」
 新娘何等欣喜,她母親更是滿意地嘴角微揚。
 猶記半年前她帶著煩惱樣子告訴我,女兒的男朋友不是基督徒,她很擔心――「信與不信不能共負一軛啊。」(參林後六14)她說。
 當時,我眼前浮現一幅畫像:一位著名S姊妹初嫁時,依在先生身旁,堅毅的神情。
 政治人物一言一行總惹眾多議論或揣測。他們蓋棺後,我認為當年我的師母――美國拿撒勒人差會在台灣第一位宣教士、士林靈泉堂創會的梅師母(Mrs. Ruth Miller),給的評價最中肯;她告訴我們說:「S是一位有智慧、敬虔愛主的姊妹;我們要敬重她。」作為政治人物被諸多批判,是可以理解的;但,人哪有完美的,至少在信仰上,S始終一致(Consistent and Persistent),在個人婚姻大事上,她表現出堅忍的信心。
 S出生於敬虔的基督教家族:她父親原姓韓,過繼S家,曾是衛理公會牧師,後在十里洋場從商致富;她母親倪氏,倪父為上海聖公會牧師。S的夫婿卻是成長在偏鄉的一個儒釋道三教合流之傳統家庭,他的母親王氏長年禮佛。這兩家信仰迥異,豈能同負一軛?但S家小妹,堅決要出嫁梅開二度的先生,誰又能阻擋呢?最後,先生在倪氏面前承諾,一生必陪著S勤讀聖經;他信守承諾,甚至爾後受洗成了基督徒。在日記裡,記述著,當他前妻的孩子(一位在台灣民主與經濟上的貢獻,難有出其右者),繼其後在受洗時,這位一代沙場勇將竟然老淚縱行,表現出愛子靈魂之純真迫切。這一切,只源於S的堅毅,對於基督至死不渝的信心。
 「您女兒的男友,」我很禮貌的問這位擔心的媽媽,「是否是『優質』的男生?」
 她說,人品、學識、工作,都很令她滿意,唯一遺憾,不是基督徒而已。
 「那,」我微微一笑,很認真的說:「下個主日,把他帶來讓我認識。」
 身為牧師,我受命在教堂主持婚禮是有條件的:「必要條件」(Necessary conditions)和「充分條件」(Sufficient conditions)。必要條件是新人一定是基督徒(才能共負一軛),但這是上帝的工作,卻也是我的責任;充分條件:人品、加上林林總總當事人的喜好。
 台灣教會陰盛陽衰,統計學告訴我們,對於姊妹來說,要達成必要條件是注定困難,也是不公平的;需要堅毅、對主耶穌至死不渝的信心。
 「遇到優質男生,」我微抬雙手,做出餓虎撲『羊』的姿勢,開玩笑卻很認真的說:「把他『銜來』我這裡吧。」
 半年後,他果然受洗,還成為青年團契輔導,謙卑來到主前的優質男生,都會想信主、受洗的。這是我牧會多年,屢試不爽的結論。主是經得起考驗,姊妹堅毅信心的禱告,也必被蒙應驗。
 「該結婚了吧?!」有一天,我問這對男女朋友。不久,他們很高興地攜手走入禮堂。
 優質的弟兄,總是順服教會對他們愛的權柄。
 單身的姊妹們,學像S姊妹,做個優質女生,去把那優質男生大方地帶到主前吧。


閱讀 1291 次數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