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11.30
國度復興報

 歷史,一再重演:巔峰總是跟隨著衰敗,內部紛爭一定帶來整體的崩解。
 初代教會備受迫害,直到康士坦丁大帝在台伯河上米爾維安大橋附近與馬克森提烏斯(Marcus Maxentius)決戰時,突然看見天上顯出光耀之十字架,並有字說:「靠此記號得勝」,於是他命令全軍以十字架為旗幟,果然獲得勝利。隨後,康士坦丁悔改信主,將基督教定為國教,是教會史上的轉捩點。自此,向君王傳教,成為基督教會津津樂道的事,好似不成文的傳統、被認為是基督化或神國降臨的捷徑。但是,後來的基督教史咸指出,康士坦丁宣布基督教為國教之日,正是之前純粹基督精神喪失之始、是基督教墮落的淵藪。
 擒賊先擒王之風所及,至明清之際,基督宗教東傳,就採此策略,西教士直向皇宮,企圖贏得皇帝,讓中國全然歸主。跟據史實所記載,若不是因西教士在朝見大清皇帝,拒絕跪拜,而激怒聖上,康熙、雍正很可能早就皈依基督。而史上所謂「中國禮儀之爭」,不只發生在西教士與皇廷間,更在差會間(早來的耶穌會vs晚至的道明會)發酵。因而造成在華西教士分裂,鬧得宮廷也不寧,康熙便下昭:「...此亂言者,莫過如此。以後不必西洋人在中國行教,禁止可也,免得多事。欽此。」之後,雍正帝再次下令禁教:「彼西洋之教,不必行於中國,亦如中國之教,豈能行於西洋?!」基督教在華教勢頓挫,福音受阻,遂轉入地下。
 這些歷史告訴我們,莫想以為得著在上掌權者,就可以通國歸主;同時,為君王使得教內分裂更是大忌啊。
 聖經告訴我們,主不願一人沉淪,乃要人人都悔改、萬人都得救(提前二4;彼後三9)。君王或販夫走卒理應一視同仁,都是罪人,都需要福音,都是傳福音的對象,沒有階級之別。反之,危殆:施洗約翰要希律王悔改,竟惹來砍頭之禍;耶穌希望當權的法利賽人與文士能得救,卻被釘死在十字架上。聰明的使徒保羅,雖然也在皇殿向亞基帕王見證主,他更多向會堂庶民、廣場百姓傳講耶穌耶。
 保羅出生貴族,他知道側身貴族中的況味呢。上世紀,美國最偉大的佈道家葛理翰,交結世界各國總統與權貴,他在其著作《葛理翰的領導祕訣》第一章就明述他一生最大的敗筆,就是公開他如何向當時的杜魯門總統傳福音(參國度廣場【復興系列】之614),葛理翰牧師要年輕傳道人深深引以為戒―為君王禱告,如耶穌所示:「禱告的時候,要進你的內屋,關上門,禱告你在暗中的父;你父在暗中察看,必然報答你。」(太六6)那樣傳布的福音,才有結君王果子的功效。
 古今歷史客觀的明證:侍君如侍虎啊―若要把眼目、精神全放在君王貴冑身上,需要有受辱,甚至受死的心理準備,或有特別恩賜在一個關鍵的良機(Kairos)。
 傳福音,面對的不是甚麼帝王卿相或販夫走卒,我們都是罪人;故「說大人,則藐之,勿視其巍巍然。」(《孟子•盡心》第34節)。


閱讀 595 次數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