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01.20
潘榮隆
國度廣場【復興系列】 之 七一七  醫學倫理

圖/gpiron/unsplash.com

 

 「手術成功!」Y醫師恭敬的點頭後,靦腆地向我微笑宣布。
 我慶幸自己又從鬼門關回到人間――雖然,爾後仍有一段漫長保健的路要走,我對神、對自己,以及對眼前這位照顧我多年的醫師,有信心。
 和Y醫師建立良好互信的醫病關係已有多年。
 在我服務的單位,有間小小診所,Y醫師是派駐在我們診所的醫師群之一。
 原先這門科是由一位附近頗負盛名的L醫師常駐。L醫師是公認的人品好、醫術醫德皆屬上乘,在基督教圈內更是有口皆碑的好醫療宣教前輩。L的母親特別吩咐他要照顧好我家人,我們一家,甚至教會同工,也都以他為家醫(Provider)。L很盡責的照顧我健康多年。
 直到5年前,醫院因人力調配而改換Y醫師接手。校內大部分L的病號也都跟著轉至醫院就診,L的掛號自然是滿滿地,幾乎一開放就被秒殺,需要晚間上網才能掛得進。反倒新進的Y醫師在我們診所門可羅雀,在醫院本部也不是特別熱門。很多同事、朋友以醫學常理勸我跟著L就對了。但我經過禱告,留下來――因為,Y也是基督徒、是我弟兄。我要對主耶穌、對我弟兄有信心。
 醫師,在全世界都是精英份子、人生勝利組的貴族。他們的醫術都屬一流,自無疑義。但對於醫德,因人而殊,有的像非洲之父史懷哲般盡心盡力服事那最小的弟兄,有的為卑微的病患無怨無悔,擺上自己一生精華與富裕,甚至還捨命呢。當然,也有醫師會說,我們燒的煤碳是乾淨的,萊克多巴胺豬肉是可吃的,也有的名醫會在全球疫情期間不受防疫禁令,攜家搭機出遊、觀賞美式足球哩…。
 因此之故,在擔任生命科學院長任內,我成立醫學科學系(Medical Science)、醫師科學家(Physician Scientist)博士班學程,還親自教授醫學倫理學(Medical ethics),告訴年輕將從事醫學相關的學子,如何做個醫學科學家的典範。
 我也就留在這位年輕新進Y醫師的病患名單上,我們要一起重溫,以及實踐醫學倫理學。
 Y沒有讓我失望,他是一個默默為主發光的醫師。我們一起討論病情、有系統地尋找病因、嘗試各式可能的治療行為,他都展現出一個醫師的專業能力,而最重要的,他視病猶親――我知道,不是因為我是教授、曾是負責和他們醫院研究合作的主持人,而是一個軟弱無助的病患。我私下的了解,Y亦以同樣態度與方法對待其他病患啊。
 這次是我一生第二次住院,開個大手術――第一次是在短期宣教後,健康崩潰而入住。有人勸我貨比三家,最後才選擇一個大醫院、名醫來動刀。這是人之常情、醫療常理;但我拒絕了。我指定仍由Y醫師執行。
 在前置作業裡,我和Y一起很認真的在病歷上,寫著:「一切交給主」。手術前,Y為我作簡短禱告。我在手術台上還開玩笑說,把我醫死,您在醫學界就出名了。
 我們的主是信實的,祂總是眷顧那些愛祂的卑微兒女――我的弟兄成功的完成手術、我平安出院。感謝主耶穌。


閱讀 767 次數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