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01.20
潘榮隆
國度廣場【復興系列】 之 七一八  偏鄉教會

圖/pixabay.com/Philippsaal

 

 一位前輩牧者的追思禮拜中,我看到追述生平的影片上,他快樂的盪著鞦韆。
    那鞦韆、那背景,依稀有點熟悉吔。
    他兒子,也是位承繼教牧工作的年輕牧者,說,這是老牧師退休後,被差派去協助的一個鄰近偏鄉教會;老牧師在那裏度過一個喜樂的晚年,他們全家很感恩。
    突然,我跟著心生感恩:在那同一個教會,我曾經度過低沉落魄、早期傳福音時尷尬的兩年。
    三十多年前,我剛大病初癒,自美返國在清華任教,我一心只想為主傳福音,但去國多年,再回來,人生地不熟,默默無聞,幾乎無去處。本地牧會的陳牧師,是我童年在士林靈泉堂的大哥哥,就說他所屬宗派在鄰近鄉下有一教會,缺了牧師,希望我每個月過去支援一場主日講道。我當然欣喜以赴。
    按著地址到了教會,我一上到空蕩的二樓會場,迎面而來的居然是一群久居堂內樑柱上的鴿子,「轟」一聲飛過我頭,衝出堂外,嚇了我一大跳。
  到了聚會時間,才見一位上了年紀的姊妹,牽著孫女,姍姍來遲,向我微微一笑,就坐在第一排中間。 
    「主日,可以開始了。」她微笑著宣召,就和孫女站起來,開始兀自唱詩歌。
    看著偌大教堂,只有她祖孫倆,我心不由得酸起來――這就是一位熱心的留美學人、清大教授主日講道的現場。幾星期來我辛苦徹夜預備的講章,竟只落得如此下場,我啞口無言。當下,我怕他們聽不懂所要宣講的大道理,只好用個人見證草草結束這場證道。會後,老姊妹對我的講道讚美有加,口中一直感謝主,我卻不知所措。
    回家路上,我心中難過萬分。正當滿眶濕潤,突然,有個聲音自心中湧現,說,我為她們毫無怨言的,釘死在十字架上。驀地,我的淚水潸潸然。
    「主啊,」我吶喊,「是的,她們配得聽一篇偉大的講章。」
    我向神求,為她們,請給我一篇歷代未曾講過的、新鮮的道。
    隨後兩年,就她們祖孫倆,以及偶而過節時他們出外的家人回來團聚,共七個人,是我講道的對象;但我很認真的預備、傳講,如同千萬人在我眼前。神很信實的給了我十二籃零碎餅屑,深深地滋潤我當時飢渴的心靈,也是我後來的招牌講章。
    直到該宗派再度差遣兩對傳道夫婦前來牧養,我才轉往其他佈道所協助開拓教會。
    那兩年,神訓練我甚麼叫忠心牧養、如何預備講章、傳講信息;更重要的,從此我出外講道,都會想起那對祖孫,聚會人數只要超過兩人,就不再有生命谷底的失落,總是心存感激,奮勇為主大聲申言。
    在我心中,偏遠卑微教會不再是服事死谷;反倒,它讓人遇見神,如同幾個博士在聖誕暗夜、簡陋馬槽裡參見了主,它給老牧師晚年喜樂、它餵養初出茅蘆的小夥子,也是年輕傳道人接受神親自訓練的場域。
     「猶大地的伯利恆啊,你在猶大諸城中並不是最小的,因為將來有一位君王要從你那裡出來,牧養我以色列民。」(太2: 6)
 主喜歡親臨卑微偏遠的教會。


閱讀 1005 次數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