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01.26
潘榮隆
國度廣場【復興系列】之七一九  聽道的藝術

圖/unsplash.com

 

 「接任牧師的第一天,」韓國河用仁牧師提起自己「就開始栽培未來接棒人」。
   我們教會也開始培養講道的同工。身為牧師,我就讓出許多講台機會,坐在台下,轉為同工們主日講道的聽眾。
   信主半個世紀,我自己也在講台上講了三十多年的道,加上身為教授,我每週得聽許多場演講、上很多課,對演講、聽道,真的有很深的職業疲憊感。一年裡,能讓我興奮的演講、使我傾心的道,實在不多。但,我就是必須坐在大眾席裡專心聽講,並做回應。
   在清華,幾位基督徒教授合開「聖經與人生」課,根據規定,開課群師中至少要有一位具神學院背景者,我只好每節都坐在台下和學生們一起聽課,而且同一主題、同一講者,連聽好幾年。所幸,我們的外請講員都是國內教會界名嘴,各個很認真使出渾身解數,只為了要把福音傳得正確。
   林哥分配到「人的罪性」議題――這可是枯燥無味、不討喜的題目,但不談「罪」、「赦罪」,就好像把《聖經》挖個大洞,只剩下空無一物。這對林哥是何等大的挑戰。
   只見林哥在課堂上,把這主題分析得真是晶瑩剔透,學生們居然聽得如痴如醉。而最厲害的,只有我自始至終坐在台下的才知道:五年來共十場,林哥沒有重複過內容,在他的口袋裡居然裝了那麼多、數不完的罪啊。難怪聖經那麼大一本。
   我也因為一門小小的課勞動大師,心中覺得實在對不起他,所以,當林師母一通電話要我幫他們的《宇宙光》寫一篇「科學與信仰」專題,我便一連寫了50 篇(每篇約4千字),連版權都免費送給他們,以表謝恩――秀才人情紙一張啊。
  F姊可是另一個典範,她負責基督化的「戀愛、交友與婚姻」。她只有一篇講章,五年來,我已經可以背出她下面那句話。但,這是個熱門的主題,學生們最喜愛的一堂課。我經常看到很多同學風聞F姊要來,便攜伴一起旁聽,他們甚至椅子緊靠、在桌子底下手牽著手一起專心聆聽,還不時彼此互視、微微一笑呢。當然,我們就請F姊一定要在課堂上,打鐵趁熱,作決志信主呼召,還要他們舉手表示呢――這是本門課的最高潮,決志人數屢創新高。起先,F姊有點擔心,我說:如果不呼召,就不是「聖經與人生」課了。我們相視而笑、感謝主。
   F姊的演講風格,使我想起上世紀最偉大的佈道家德懷特·慕迪(Dwight Moody),他一生佈道5萬多場,其中半數(2萬多場)只講一個主題:《路加福音》第15章11-32節「浪子回頭」的故事,卻引領幾百萬人信主。F姊有慕迪般佈道恩賜,而她教我做一個台下聆聽同一篇道的屬靈責任――守望禱告,為講者,更為聽眾的靈魂得救守望。
   作為開課的教授,我在這些專題講員台下,成了他們的「重修」學生、獲益竟最多。
   我學習到,一堂課的好壞不只在於講者,聽者的心才最重要:為聽眾守望,就能得著聽眾的靈魂。
   我喜歡成為聽眾的守望者,我愛他們的靈魂。


閱讀 809 次數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