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03.02
潘榮隆
國度廣場【復興系列】之七二四  新年論世局

圖/unsplash.com

 

 「有愛方能成事,饒恕始得醫治」,是我在《生命倫理學》(Bioethics)課的開宗明義。
    「愛」與「饒恕」,是基督教核心信念、基本人性,更是一個國家、甚至世局的出路。沒有愛與饒恕,基督信仰會是空洞的宗教、個人退化為失德的動物、國家轉成威權集團、世界如人間煉獄。
    身為牧師,我深信基督是世界安危的唯一答案;「愛」與「饒恕」,是在基督裡。
    環視這些年來世局的變化,尤其以美國主導而衍生的政治動亂,加上新冠肺炎前所未有的肆虐,我更確信愛與饒恕是走出當今人類困境、迷茫的第一步。在美中台三角關係糾纏當中,比實力、拳頭,或者戰術/戰略的智慧,只能治絲益棼、伊於胡底,終將無解,甚至彼此鎖入抗衡螺旋,走上相互毀滅的盡路。
    第一次大戰後,美國替代日不落的大英帝國,成為全球霸主,享盡世界資源。但自從後現代主義興起,她背棄基督教精神,上帝的恩典逐漸遠去,美國世紀榮光便漸次剝損,而漩入修昔底德陷阱(Thucydides Trap――新崛起大國挑戰現存大國,戰爭變得不可避免)的焦慮。美國當今唯一的出路,只有回到神面前,為累世的罪,謙卑誠實地認罪悔改,以愛而不是以權謀、武力霸權,甚或假藉國家利益以遂個人野心,重新站在道德制高點,效法早期美國宣教士,去愛與協助那些弱小國家與民族。這是「使美國再次偉大」(MAGA ――Make America Great Again)唯一途徑:「有愛方能成事」。
    近看中國,只有用基督的饒恕,來撫平「百年恥辱」的民族情緒,植入耶穌寶血的「紅色基因」,讓神「永遠執政」,經濟軍事「不稱霸」,以「愛鄰舍」的作為,重塑中國王道精神,以贏得世人的尊敬,「實現中華民族偉大復興的中國夢」――那夢,只有在基督裡,饒恕百年來貪婪殘酷殖民帝國之子孫,才能成真。「饒恕始得醫治」,才能讓中國成為健康、敬畏神的國家。
    台灣,河洛語(福佬)叫「埋怨」;「河洛」指的是大陸黃河、洛水一帶之稱。河洛人(操所謂「台語」者)是群因戰火流落近海、島嶼的悲苦難民。來到台灣是為「埋怨」――埋葬怨嘆、仇恨,給自己一個新的機會。「有愛方能成事,饒恕始得醫治」是台灣人的祖訓啊,我們何能數典忘之呢。
    人類歷史,從沒有永遠的帝國。過去不曾有,未來也不會有。所有梟雄高唱的民族「偉大復興」、「國家再次偉大」,從沒有讓我興奮過,反倒令人雞皮疙瘩,不知命將如何所終,每每午夜思之,更深為世間無辜百姓背脊發涼不已。
    作為一個福音工作者,在校園裡教導《生命倫理學》,從分子生物學到群族的關係,看小如細胞(還有不是生物、準生物的病毒Virus)為生存而掙扎,大到人類集體為「理想」而興起「聖戰」(so-called “Justice war”) 的廝殺,似乎「有愛方能成事,饒恕始得醫治」才能讓人類脫困。
    「這話甚難乎?誰能聽呢?!」(約6:60)

 


閱讀 1040 次數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