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03.09
潘榮隆
國度廣場【復興系列】之七二五  第一張簽呈

圖取自freepik.com

 

   「你們既做在我這弟兄中一個最小的身上,就是做在我身上了。」耶穌說。(太25:40)
   甫上任所長,我主動請秘書送上採購簽呈――我行政生涯裡簽署的第一份公文,為本單位工友午間休息室裝上冷氣機。
   就任研究所所長,純屬我人生中一個意外。被校長圈定擔任所長時,我真的還迷迷糊糊、不知如何伊始,更不懂得為行政主管之道呢。
   那是個物質匱乏的年代,大家都省吃節用,很少能有餘力顧及他人。夏季的台灣,異常炎炙,尤其到了中午,在房內辦公真是難耐,靠一把電風扇,還是熱氣沖天,讓人汗流如注。教授們為讓實驗與公務進行順利,想盡辦法將經常辦公費,提撥一點出來為實驗室與辦公室加裝冷氣。我起先認為自己可以熬得過沒有冷氣機的夏日,但苦撐一陣子,最後投降了,我真的受不了炎炎夏天的悶熱,也就不例外的行禮如儀,照樣為自己所屬的房間裝上了冷氣機。
   我偶而在中午走出辦公室處理公務,總會看到工友老W,在走道上來回踱步。我初不以為意,跟他打聲招呼,就逕自辦事去。久而久之,也就習以為常。
   有一天,我照樣看到老W在我的走道上來回走著。
   「老W,」我說,「您不休息睡個午覺啊?!」
   老W年輕時被拉伕去打東洋鬼子,後來隨著政府撤退到台灣,幹到士官長,退了下來,就落地生根,退輔會安排他到本校擔任工友。落難的軍旅生涯,讓他養成忠心、不肯輕易抱怨的習性。
     「我無法休息。」他嚅嚅囁囁的說。
     「為什麼?」
     「房間裡太熱了。」
   我到他的休息室一看,驀然發現房間裡竟然沒有冷氣機。老W不是不想午休,他在走廊上來回踱步,是為著教授們房門腳下微微透出的冷氣來取涼。我的眼眶頓時滿了淚水。他平常的工作繁重,卻無法午休,而用這種方式,拖著疲憊的身子,度過多少個炎夏,居然沒有主管或同事發現、施以援助!
   工友職微,也是血肉之軀啊。我的惻隱之心油然而生。
   我決心為他添購冷氣機――那是我「新官上任」的「第一把火」。
   裝機那刻,他興奮的模樣,像個小孩子初次有了玩具車般的喜悅,我心中滿是歡欣。在那須臾之間,突然,彷彿有個聲音從我心中湧出:「謝謝你做在我身上。」――我在他的笑容裡,看見了主耶穌。
   從此,老W成為我最忠心的同事。每次年假,大年初二,他一定陪我視察所上房舍的安全、颱風過後,他必冒險親身檢視災後狀況、假日他總是自我犧牲,主動來所確認保全無虞,更不用說他盡心盡力於經常性的相關事務了。他也幫我贏得了其他職員/同仁們的信任,讓我可以安心專注所上其他業務。直到我卸任多年,他一直讚說,在我任上是他一生最喜樂的公職生涯――他以我行政生涯第一張簽呈為幸哩。
   我學會了、也享受著一種福分:「做在最小弟兄身上」就是「做在基督身上」。


閱讀 714 次數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