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03.23
潘榮隆
國度廣場【復興系列】之七二七  請給我新鮮的道

圖/unsplash.com/Sixteen Miles Out

 

     為他們,請給我新鮮的道—這是我向主的禱告。
     作為牧師,我懇切向神求一篇篇新鮮的道(Original);正如身為教授,我們的研究一定要Very original(全然原創)。
    那年,我自美國學成,抵返台灣,來到清華從事學術研究工作。我在美國的牧師,指派我到這個時為偏遠落後的海港旁,協助他曾牧養過的教會。我初生之犢不畏虎,沒有甚麼神學訓練,竟大膽的答應每個月一次講台服事。
    這是個會友人數不超過16人,平均年齡超過65歲、小學教育水準,以中低收入戶及退伍「老芋」為主的殘弱教會,正缺個牧者。我一時心生憐憫,就無所怨言地服事他們。
    多年來,沒有牧者願意前來牧養,他們如同流離失所的羊般,苦苦等待,終於盼來了一個教授,極其歡喜,把我當成他們出外遠遊而倦歸的至親,我不只親身登上講台申言,也極力為他們尋找資源,協助教會發展。
    因為在校園之便,我有機會認識不少熱心教會的名講員。C和我幾乎是同一時期返國的留美學人,他在學校附近一間大教會聚會,講台卻遍及全國,自然是我口袋名單裡的第一人選。終於,他把這邀請硬塞在行事曆的空檔裡,前來履約。
    他是個名嘴,講道當然一流,我可以從會眾奕奕眼神與微笑嘴角得到印證。我好希望他能繼續、經常來幫助我們,建造我們的生命。
    「我不會再來,」C堅決的回答說,「我沒有負擔。」
    聞之,我的心一陣酸楚。但我不會怪他;一個斷垣殘壁的教堂,內坐著寥寥幾個老弱衰殘的會友,任何有Sense (理性)的人,都不會興奮:這不是個有希望的地方。
    送他出會堂,看著他決絕離去的背影,我知道,我們人生的道路很難再相逢;但他可曾是我景仰的校園前輩啊。
    回過頭來,我看著那幾位心依舊被剛才信息所激動而欣喜的老人家,他們如果知道自己再度被拋棄,會做何感想呢。我心中不禁悲悽起來――主啊,祢不也是為他們被釘死在十字架上嗎?祢不也深愛他們嗎?主啊,他們忠心死守在這個偏鄉角落,不也配得聽一篇篇新鮮的真道嗎?――我的心,為他們吶喊。
    昔日,清華國學院(中國第一個研究所)四大導師之一的陳寅恪,他的教學有「四不講」:前人講過的,我不講;外國人講過的,我不講;今人正在講的,我不講;我自己講過的,我也不再講――這是清華的傳統。身為清華的教師,為這群主所愛,卻被世人遺棄的尊貴靈魂,我不禁興起一顆憐憫的心,向主呼求:主啊,請給我一篇篇新鮮的道!
    近40年來,這是我的講台信念。為這些卑微的神兒女們,我也進神學院,花了6年,專攻釋經學(Hermeneutics),來為他們預備一篇篇新鮮的道。
    是主對他們的愛,也是他們渴慕主道的眼神,激勵著我的心,驅策著我的靈魂,不敢違背那起初的異象。我不是名嘴,神卻藉著卑微的靈魂們,滋潤我的心,讓我生命逐漸成長。
    我感謝主,我也感謝他們――為他們,我不時向主懇求:請給我新鮮的道。


閱讀 402 次數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