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03.30
潘榮隆
國度廣場【復興系列】之 七二八   那次主管會議

圖/headwayio/unsplash.com

 

 「我無法簽這個字。」不知哪來的勇氣,我對校長說。
     當個研究所所長,除了教學、研究本業,還得負責行政。其中一個重要工作,就是為本單位禮聘最優秀的教師。
     我初次就任所長,適有遺缺,必須要及時補上,才不至影響教學。我也就依往常認知的程序,招募新教師。
     很幸運的,我們如期預聘到一位相當優秀的學者。所有聘任作業程序都走完了,只待學校聘書致送,這位學者就可以到本校(本所)報到,成為本校大家庭的一份子,合心推動學術發展。
     但最後一關的這個表格,我實在簽不下去――如果不是因為當了所長,我真的不曉得竟有這一道不為常人所知的手續:簽署「聘任新人不是匪諜」的保證書。我猜想,以前所有的所長或系主任,大概也都默默地為我們簽下來,讓我們如期報到,在此服務。
     那是一個威權的時代,聽說在台灣「到處都是匪諜」,不得不然吧。
     突然,我很感謝我的前任所長,對我的信任。但,眼前這位學者,我真的不認識他,甚至根本沒有見過面。我們只是根據他的學、經歷、學術論文、推薦信,以及在越洋電話裡,簡短的詢問(那時代電話費是很貴的),比較之下,他是最優秀、最適任的人選,大家也就投出最高票,錄用他――就這麼單純,我怎麼會知道他是不是「阿共仔」、或匪諜啊。
     「既然我們都不認識他,」我不知道從哪裡借來的膽子,說:「由校長保證更有權威,一定可以聘到他。」
     說完,我把皮ㄍㄧㄥ得緊緊地,準備挨官腔。
     驀地,校長笑了起來,說:「多年來,我在等有人發現這個問題。你既然發現了,就是你的責任,在主管會議上提議,廢掉這道人事作業吧!」
     OMG!那是一個會槍斃人的年代啊。我還不想惹麻煩哩。但長官的命令,恭敬不如從命。我只好冒死照規矩提上議程。
     「既然有人提出,」校長身為主管會議主席,很嚴肅地說;「依教授治校,我們就來投票表決吧。」
 當然是「全票-1票」通過。只見人事主管面有難色;校長忙不迭的立刻安慰他,公開稱譽他的能力,直讚美說,他一定可以妥善處理。
     事,就這樣成了;多年後,台灣才解除戒嚴。
     我相信,清華是第一個在威權時代廢除掉「不是匪諜」保證制度的大學。
     因為,清華大學是由庚子賠款建立的學府。庚子賠款是當年保定府32,000位中國基督徒和200多名西方傳教士,為愛中國靈魂卻被義和團殺害而來的血款。在清華,只有基督的愛,沒有「匪諜」。
     當時這樣做,也不是甚麼英雄好漢,只是倏忽想起了那些殉道的神僕人們,心中竟然響起耶穌所說的話:「人帶你們到會堂,並官府和有權柄的人面前,不要思慮怎麼分訴,說什麼話;因為正在那時候,聖靈要指教你們當說的話。」(路12:11-12)
     那一年,我只是個菜鳥所長,懵懵懂懂;但我深知,面對公義,是聖靈叫我開口,主也會帶領我平安的走一條義路—我們的神是歷史的主啊,我何懼之有呢。


閱讀 902 次數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