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04.06
潘榮隆
國度廣場【復興系列】之七二九   黃公望

圖/unsplash.com/ ROBIN WORRALL

 

 非洲之父史懷哲19歲生日,立志前半生投身學術、後半生從事服務人群。
    他為此誓言,努力不懈,22歲得神學博士,27歲晉身神學院校長,29歲生日棄學術,進入醫學院習醫,7年後帶著新婚妻子,到非洲行醫傳教,悟出「尊重生命」哲學,而力行之,以成就一生偉大事工,因而榮獲1952年諾貝爾和平獎。
    史懷哲一生都在大膽轉行,進入原先陌生的領域,享受生命的多元性。
    我一生師繫史懷哲,19歲生日時決心從事科學研究,大學畢業後負笈海外,30歲生日時誓棄美國夢,在得有學位後,立即返台服事校園,39歲生日時,已得有國科會3次研究傑出獎(俗稱「畢業了」,不得再得獎),總覺得還不足認識神,就進入神學院,6年後得有道學碩士,而從事帶職牧會工作至今。
    69歲生日前,我常自問,「中國人是否有基督教文學?」
    這是一塊我完全陌生的領域,我是否也應該如史懷哲般,大膽轉型――從科學,到神學,到文學?但不像年輕的史懷哲,我已日薄西山,還來得及嗎?要如何轉?我是科班出身來從事科學、神學的探討,對於文學,我如今當如何「再進入母腹重生呢?」(約3:4)...想到這裡,我頭皮發麻哩。
    「我沒有收過這麼老的學生。」我請教一位尊敬的文學前輩,他謙虛回道。
    「你就繼續這樣寫下去吧。」我初中的國文老師則低頭靦腆地說。
    隔壁鄰居是清大中文系教授,他哈哈大笑:「我們只做研究,不教寫作。」
    ……
    嗚嗚嗚,及其老也,竟然尋道無門,人生莫大悲戚啊。
    突然,「黃公望」三個字跳進眼前。
    黃公望,尊為「元四家」之首。他原是元朝小吏,因受他人牽連入獄。開釋後,憤然開始學畫,時已年近50歲。當時平均年齡不及50歲,他竟然還想在50歲時,從頭開始一個新的學習啊――真是頭殼被關監關壞了。
    這位「松雪齋中小學生」,便隱入山林,居住在富春江(浙江省)一帶,在江山美麗壯闊中,體味老樹、奇石、層疊山景、偏舟,以及江邊一個個沒有臉面卑微人物的神韻。逐漸地,他的技法趨於精妙熟稔,成就許多巨幅著作、長卷大軸。尤其他晚年80歲的《富春山居圖》,既使被清朝收藏家吳洪裕臨終下令火殉,後經搶救卻已燒成兩段,前(「剩山圖」,浙江博物館收藏)後(台北故宮收藏)兩截,依舊盛名傳於後世。我被這老人家大膽轉型的勇氣、毅力深深的感動。
    霎時,有個輕輕的聲音,從心底處微微說道,我要親自做你的老師。頓時,我滿眶盈淚,滿心欣喜。立刻跑到圖書館、書店,大肆收羅相關書籍,一本本啃著它們、據此和神對話。我對周遭的人事物,驟然生出更多關懷與愛、更細膩的欣賞他們美麗的生命面貌。
    黃公望50歲轉志,30年後成就《富春山居圖》。我懇求主,在我70歲轉型後,多給我30年,將前面3-5年作潛藏學習,希望後來能述說眾多卑微靈魂重生的故事。
    拜主為師,吟唱主愛,是我後半生的志業。


閱讀 839 次數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