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04.13
潘榮隆
國度廣場【復興系列】之七三O   向西行的無名傳道人

圖/unsplash.com/jacksondavid

 

 那段日子,我活得很不痛快。生命裡好似少了甚麼,卻也說不上來到底缺了啥。
 我只好每天勤奮地做研究、努力備課教學、專心牧養教會,以為這樣會好過一點。儘管我如此安排自己,心中還是有點空蕩不安的感覺。
 「宣教是最好的排遣。」一位屬靈前輩給我建議:「最好是到海外,而且越偏遠越好。」
    教會遂差派我到對岸一個偏鄉,做短期培訓。
    行前,我做了一些功課,知道那地方髒亂自不待言,缺水、沒電,我的電腦、ppt自然用不上,我整理了一疊講義帶在身上,照理說足足有餘。那個偏鄉,識字的人不多,秀幾個聖經原文字義,他們應該不曾聽過,絕對新鮮有趣,可以增添他們的屬靈見識。
    就這樣,我踏上培訓之途,一方面聊慰長期渴望宣教之心,也希望把自己這些日子心底莫名的落寞給排解,我是這麼想。
    果如其然,他們對於外來的教師,心生好奇、感激我不辭勞遠,甘願到偏遠小鄉來餵養他們靈裡的需要。我帶給了學員們一陣驚喜,可以從他們在課堂上的眼神裡看出,他們靈裡頗受激勵。
    「老師,」課後有學員提議:「可以為我們按手禱告嗎?」
    猶記新加坡的康希牧師曾說,講完道後沒有服事,那個道就白講了。我便恭敬不如從命。
    學員們很興奮,帶著敬畏心,有次序的排好隊,上前來,要我為他們抹油、禱告、祝福,我也一一行禮如儀,用自己所記得聖經中的好話,來祝福他們。
    輪到一位年輕的弟兄,他一上前,立即不顧一切,低頭跪在我面前。對於他突如其來的動作,我略略受感,便按手在他頭上,正當我閉起眼睛,為他禱告時,彷彿有一幅畫像,頓時呈現眼前,我竟不由自主的就說出――那不是出於我的意識,我很清楚;甚至此刻,我都確信當時我沒有心理準備如此說:「孩子,你要大膽向西行!」
    驀地,他放聲大哭,全身抽搐、顫抖,淚流滿面而不能自己。有個姊妹上前來與他擁抱,相伴啜泣。
    原來在半年前,他突然領受去新疆維吾爾族中傳福音的異象。那時,新疆正鬧恐怖攻擊,他的新婚太太不願冒險,自然極力反對;他是家中獨子,父母親誓死不讓他上路。他靈裡十分掙扎,痛苦深刻,整日哭求上帝,得到的竟然是神的默然不語,他無法釋懷,屢想放棄傳道之職,甚至多次失望到要放棄信仰。
    這次聽說有個「南方」來的神僕人,在此間作培訓,有人慫恿他來尋求神的旨意,他也心想給神「最後一次機會」,帶著太太就來參加。他的家人承諾,如果神藉祂僕人要他向西行,他們全家必然順服。
    看著這對年輕的傳道人夫婦,那樣喜極而泣,頓時,我心中的鬱抑一掃而空,我竟然也得了醫治。
    我帶去的是一些聖經知識,不知學員們至今還記得否?但這位向西行的無名傳道人卻給了我豐厚的生命禮物,直到如今都已20多年了,我的心還在悸動呢。


閱讀 564 次數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