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04.20
潘榮隆
國度廣場【復興系列】之七三一   她培訓我

圖/unsplash.com_brett_jordan

 

     「我們一起跨海去培訓。」L哥說。
     他知道,我那陣子牧養教會已經到了枯竭之際,給了我建議。
     L哥是位名編劇,在幾齣橫掃全台電視8點檔的生涯高潮中,突然遇見主,憣改信了耶穌;神學院畢業後,他不只牧會有成,更經常在對岸培訓,走出一片天。
     「你可以培訓他們。」他詭異地微笑說,只差沒有講出:「也順便培訓你這隻菜鳥罷。」
     拎著行李,向教會請示,我就隨著L哥直赴對岸。
     在一個不知名的偏遠鄉間,他依常有一個培訓特會。主講完,中間穿插著幾場間隙,L哥讓我粉墨登台,實習培訓。我也極盡心意,傾全力施展所學。從學員的認真態度中,我依稀可以確信,自己應該不負所託吧。
     課後,一位女學員求見。她知道我曾從事「醫治釋放」經驗,希望我能給她一點協助與建議。
     18歲時,她領受異象,要到大西部異教盛行的鎮裡,向當地少數民族傳福音。那個地方,偶像林立,風俗習慣與漢裔絕然不同,四圍高山更在海拔5,000公尺以上,任何人都可以想像,事工應該拓展不易,精神必然極易耗損。再加上生活作息迥異、飲食失調、言語不暢,才3年下來,她一個好端端的身子,也就給糟蹋、孱弱了,就連眼前跟我講個話,屢屢氣喘歇頓。我看了好不忍心啊。
     她的眼神略顯鬱蔭,卻也掩不住她秀麗姣好的面龐。我心想,以她原本的容貌、輕盈的模樣,加上細柔腔圓的普通話,若留在沿海大都會裡,必能吸引多少好逑的君子、環繞身旁,盡說些讓她心悅的甜言蜜語,那會是多麼美妙的歲月啊。如果她再露個嫵媚撩姿、欲拒還迎的矜持,群男將無不拜倒裙下,當競相追逐哩――正當青春年華,我認為,這才是她理當過的日子呢。何竟,她卻選擇了一個不見丁點亮光的前途、偏遠潦極的陌生西部、會受千尊萬盅邪靈連番圍攻之煉獄,作為她依托終身之所?把自己曾是健康的身子、陽光朗爽的個性,弄成這般殘敗、枯竭。
     孩子,我很心疼啊!我心中不捨,為她吶喊。
     那個下午,我幫她做了「醫治釋放」。在滾地淒厲的叫聲中,她吐出了許多穢氣,嘔出了眾多邪靈,驚動整個會場。直到許久,她才逐漸轉醒過來。
     「建議妳,」我說,「回到家鄉養肺,修復精神、體力。」
     那高山稀薄的空氣,已經把她的肺給傷了;一個孤身小女子要面對整城邪靈也是難的。我勸她不要再進去了。
     「不,」她堅決地說,「遇見您,我就知道主沒有放棄我。」特會完後,她還要回去。
     看著她離去的背影,我百感交集、心中悸動久久――之後,直到如今,我一生中竟再也沒有忘記過她。尤其是每當我軟弱時,她那孤單的身影,都會跳到眼前,激勵我、攙扶我,讓我擦乾眼淚、爬起來,再一次奮發往前;正如她所說的:我就知道,主沒有放棄我。
     我以為我是她的屬靈導師,可以培訓她哩。豈料,竟是她用自己的生命,在培訓我呢。


閱讀 901 次數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