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04.27
潘榮隆
國度廣場【復興系列】之七三二   教女兒洗髮記

圖/unsplash.com/Derek Thomson

 

     女兒在大學一年級時,寫給我一封家書,謝謝我們給她一個安全成長的童年。
     「到了學校,」她很感慨地說,「才知道很多同學來自破碎的家庭。」甚至,有的還被自己家人性侵呢。
     她長大了,住宿在外,開始懂事了,我很欣慰。
     在9個月大時,我就帶著女兒到學校游泳池泡水,並且慢慢教她游泳,她自小也就喜歡玩水,我便經常親自幫她洗澡。她總是乖乖地讓我上肥皂、擦身體。沖水時,她還會不時的吱吱叫呢。
     「華華,」洗身體前,我會叫著她的名字,「我們要先洗頭囉。」
     她便會坐著、仰頭,讓我為她抹上洗髮精、搓揉她的細髮,最後為她沖去泡沫,等著全身洗完後,頭髮吹乾,就完成一天的例行盥洗。
     在澡堂裡,我們有著許多共同美好的記憶。
     直到她上了幼稚園,開始有男、女生之別。我知道,為女兒洗澡的日子快要結束了。
     在她5歲生日時,我不得不宣告:「華華,妳需要自己洗澡了。」我的心有些傷感。
     教她如何洗身體,沒有問題。但要教她自己沖水洗頭,是有難度的――她害怕閉著眼睛,在「暗黑」之下,一個人用水淋頭啊。
     我示範給她看,她還是怕黑、怕得哇哇大叫呢,就是不肯照著做。嘗試多次,她依舊不肯自己洗。最後,我牽著她的手,讓她閉著眼睛,「爸爸還在妳旁邊喔。」我說:「低頭,我要沖水囉。」我繼續沖水,逐漸地,她不再害怕「黑暗」。
     「妳慢慢打開眼睛。」我說。她還是怕得大叫。
     「不要怕,慢慢來。」我說:「相信爸爸不會騙妳;只要低著頭,水就不會進入妳的眼睛啦。」
     折衝了幾次,突然之間,她鼓起勇氣,慢慢打開眼睛,頭依舊低低的。
     「爸,真的耶,」她興奮的叫出來:「水從我頭的兩旁流過去耶。」
     我感到很欣喜,這孩子終於知道怎樣自己洗頭髮、自己盥洗了――只因為她相信我這個為父的話。
     「我不會關門,妳安心一個人洗澡,爸爸在外面等妳穿好衣服出來喔。」
     我走出了浴室,留她一個人在內盥洗。驀地,我的眼眶滿是淚水――我知道,那個父女親密關係的日子,已遠去不返了。我再也不能隨便抱她、揉她、親她,像往常一樣;只能偶而禁不住的輕輕親著她臉頰,她還會羞赧地側過頭溜開哩。
     女兒13歲生日那天,我宣告:「我不能再抱妳、親妳了。」我的小女生長大了。
     那一晚,我竟然躲在棉被裡,偷偷的流淚呢。
     自此,我再也沒有抱過她、揉她、親她,如同童年般的驕縱她;那不再是為父的權利,那是屬於她先生的專利。一直到如今,她已出嫁多年、有了自己的女兒,我也只能保持著Social distance (社交距離) ,遠遠看著自己的女兒,在心裡默默地祝福她、默默地說:爸爸是那麼的愛妳。
     父親的愛是永遠不會改變,就像天父對我們的愛一樣――只會與日俱增。
    (寫於女兒生日)


閱讀 444 次數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