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05.18
潘榮隆
國度廣場【復興系列】之七三五 意識形態

圖/unsplash.com/ Trnava University

 

 「我不以福音為恥;這福音本是神的大能,要救一切相信的,先是猶太人,後是希利尼人。」(羅1:16)
 猶太人和希利尼人,是殖民地與宗主國的關係,但福音超越國籍、民族恩仇、意識形態,傳給每一顆靈魂。新約的保羅、舊約的約拿,都給我們立下一個美好典範。
 那一年,我從美國返台,在清華園開始自己的研究生涯。當時,我需要重新思考研究主題與材料。「斷奶」(研究題材和過去指導教授的不同)是一種考慮;一來可以顯出自己的獨立,二來,研究結果不會成為印證別人理論的餘唾。同時,身為留美學人,面對自己國家的落後,自卑感作祟,我總希望將來研究成果,能成為「台灣之光」。沒有理由我不換個研究方向與材料!
 那時,保衛釣魚台餘波蕩漾、台灣已退出聯合國,台南的亞州蔬菜中心是聯合國少數尚留在台灣的研究機構,我發現其中一種蔬菜的種苗庫,是世界上蒐集最完備,也是台灣人最喜愛的菜蔬之一,我確信這就是我未來「台灣之光」的首選;於是,我捨棄過去熟悉的,也是國際上熱門的模式植物,帶著「台灣之光」的美夢,開始自己的研究生涯。
 模式生物所以廣為行家接納,是它具有優點、與研究上的便利,它多年被國際學者探討,累積許多資料與經驗,可供作開拓新領域之參考。但是我琵琶別抱的首選,都沒有這些優勢,可以想像,它就成為我噩夢的開始。我必須要把別人在模式植物上走過的軌跡重走一次,建立足夠的知識庫,才能進行我原先的構想。我以一個粗陋、人力單薄的小實驗室,面對成千前輩研究者的競爭,實在自不量力。幾年下來,那些與模式植物相似的「Me too」結果,只能留給自己欣賞,毫無發表價值。那段延宕,是我研究生涯的黑暗時期。
 終於,漸露曙光,我們得到蠻不錯的結果。
 正當我們預備投稿之際,一個以模式植物為材料的實驗室,竟然搶先發表同一主題。OMG!研究如同戰場,只有第一,沒有第二:同樣的結果,後來者只有把它丟到垃圾桶。如果我們用模式植物,而不是以「台灣之光」為材料,依同樣功力,我們老早就完成了。我真的後悔莫及。
 當時,我拿著他們的報告,臉色蒼白的癱坐在椅子上,久久無法言語,只能以空洞的眼神凝視牆壁上畫滿研究構想和學生曾經討論的塗鴉。
 多年的辛苦都白費了,面對茫茫未來,我只想嚎啕痛哭。
 突然,一個微微的聲音,從我心底湧出:為國增光或任何意識形態,都不該是科學目的或研究動力;欣賞神創造的奧妙與美麗,才是。
 頓時,我眼前浮現保羅與約拿的影像。他們越過了國界、意識形態,把福音傳給仇敵,於是世界改變了、尼尼微城裡那些不能分辨左右手的靈魂得救了—那才是我們生命的目標;意識型態的成就,絕對不是。
 意識型態的執著,差點把我一生給毀了,這是我付出極大代價的心得。

 


閱讀 709 次數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