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05.25
潘榮隆
國度廣場【復興系列】之七三六 那個偏遠的國中

圖/unsplash.com/Lisanto

 

 「耶穌對他們說:『我們可以往別處去,到鄰近的鄉村,我也好在那裡傳道,因為我是為這事出來的。』」(可1: 38)
 「來給他們一場演講吧。」D牧師邀請我。
 鄉村福音事工的D牧師,雖然是閩南籍,卻對客家靈魂有深厚的負擔。於是,帶著全家來到這個客家偏鄉傳福音。
 這裡沒有教會,只有他所屬的佈道所,極需要外援――他熱切地說。
 佈道所附近是一間國中。他想先發展社區服務,成立課業輔導班,是他在客家莊的福音策略。為了和校長建立良好關係,他邀請我來一趟,給全校師生一場演講;我得知是福音預工,當然恭敬不如從命。
 那是個沒有Google的年代、沒有GPS,我只得起個大早,按著電話裡口述的路徑,一路摸到他所說的佈道所――簡陋的牧師館客廳,擺了幾本屬靈書籍和貼滿聖經故事的壁圖,荒涼裡倒也不失莊嚴。
 略加休息後,D牧師帶著我走去學校;校景樸實美麗,像似不落俗的單純鄉間小姑娘。
 「教授好!」突然,我被一陣掌聲和呼聲給嚇到了。
 這個學校雖小,學生人數不多,但列起隊來,成了一條人龍的「星光大道」,也很壯觀。孩子們燦爛純真的笑容,歡迎講員,讓我想到耶穌進耶路撒冷城的場景,以及當年美國副總統尼克森來台訪問時,台北城萬人空巷的盛狀。而我只不過是一個名不見經傳的小咖教授啊。
 那是我一生中最風光的一次演講,哪怕已過30多年了,我的記憶猶新,如在眼前;我可以從孩子們喜悅的眼神裡,看到他們渴望與殷盼之心。
 「您是我們創校以來,第一個肯到我們學校來演講的教授。」校長在喜悅中帶點尷尬的說:「我們沒有經費,只能送您兩瓶孩子們特別為您製作的客家福菜。」
 捧著那兩瓶福菜,驀地,我滿眶淚水。
 這些單純的孩子,難道不配聽一場偉大的演講嗎?這個純樸美麗的學校,難道不該吟唱一齣齣優美史詩嗎?我們怎能把他們給遺忘,他們應該是我們當教授的,心中一塊肉啊。――這兩瓶福菜絕不是簡陋、貧窮的記號,它們是我一生中最珍貴的演講費!
 從此,我告訴自己:身為教授,出外演講不要收演講費了。聽眾渴慕的心,就是最好的報酬:在他們的眼神裡,我遇見主耶穌。我也深切了解到耶穌為何說:「因為,我是為這事出來的。」
 後來,我把這故事講給了陽明大學的張教授聽。我這位了不起的好弟兄,不只給了第二場演講,如同約翰和安德烈聽了施洗約翰的呼召,張教授去「看」了,他的心也在那裏「住」了下來(約1:39)。從此,張教授每年帶著陽明學生團契,在那偏鄉辦夏令營,給這些孩子們最棒的夏日禮物――這些優質的大哥哥、大姊姊們的營會,連天龍國的孩子們都渴望呢,但神藉著我們的教授弟兄,賞賜給這個偏鄉的孩子們。
 因為耶穌,本是為這事出來的。


閱讀 791 次數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