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06.01
潘榮隆

 

 「這義是,本於信、以至於信。…義人必因信得生。」(羅1:17)
 義(達到目標),是始於信心,也完成於信心(From faith to faith)。

 當我自美國留學回來清華任教,一位國際知名的學長,建議我可以從事一個嶄新蛋白質之探討。我就帶著學生,一頭栽進這個主題。
 研究蛋白質,第一步就是要把該蛋白質純化出來,才能去探討其功能特性。這個蛋白質雖只是臆測存在於細胞內的胞膜上,但極其重要,卻沒有人真正了解它,更遑論純化出來。身為生化學博士,我對純化蛋白質可是老手,就依循傳統策略,著手純化。我們先把細胞打開,取出內部的胞器,再把胞器的囊膜給挑出,接著,把蛋白質從內囊膜溶解出來,又不能破壞它,再加以純化成沒有雜質、保有原先功能的純蛋白。這個工作十分複雜,真把我們給磨慘了,這可是一門硬功夫;沒有三兩三,還是不能上梁山哩。
 經過一年多的折磨,終於,我們認為得到的東西應該很純了。我們一檢驗,OMG!怎麼只有一條次體(Subunit),這麼單純?
 一般細胞膜上的蛋白質很複雜,也因此很難純化。就以一個功能類似的另一種蛋白質來說,它黏在粒線體胞膜邊緣部分就有5種次體,鑲在其胞膜內還有3種次體,有關它的研究,曾產生了3屆諾貝爾獎,我的指導教授安爵•耶根德夫(Andre Jagendorf),還與該獎擦身而過呢。所以,當我們得到時,我腦海裡一閃而過的,只有:「這怎麼可能?怎麼可能這麼單純?」
 「你一定搞錯了! 」我很失望的對學生說:「應該不是這樣!」我要求再重作!
 我的學生原本興奮的臉,立刻垮下來,訕訕然、垂著頭、默默地把結果抱回去。
 他重啟爐灶,每一個步驟細心檢驗,避免錯誤而不自知。每一趟實驗都得花好幾個月才能走完,但每次結果仍是一條次體。我還是不相信,正如拿但業鄙視耶穌說:「拿撒勒還能出甚麼好的?」(約1:46)我才不相信台灣學生的實驗能得到甚麼好結果。就再重作!再重作!
 一年多過去了,結果還是一樣,但我仍舊不相信,我要他再重作,美其名是科學的認真態度。
 「不好了!」有一天,我的學生手上拿著一篇登在頂尖雜誌上的報告,衝進我辦公室,慌張地說。
 我一看,那不就是我們正在純化的蛋白質嗎?他們說是一條次體!我的學生是對的!
 頓時,我癱在椅子上,如死一般,面有槁色,久久失神、無法言語。
 看著學生,我很沮喪、懊惱,為什麼一開始我是那麼自傲、不相信他呢?為什麼我那麼沒有自信心呢?…
 事到如此,我再多的為什麼都不能挽回劣勢:創新的研究,只有第一,沒有第二;一但失勢,兵敗如山倒,很難再爬起來,爾後的研究日子將是曲折難度。我也把一個學生的未來,抹上一層陰影,他原本可以高居浪峰,如今卻被我打翻在底――我真的很懊悔,為何當初不信任他呢!
 我學到了:「這義是,本於信,以至於信。…義人必因信得生。」(羅1:17)


閱讀 295 次數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