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06.15
潘榮隆

 

 「康健的人用不著醫生,有病的人才用得著。」(可2:17a)耶穌對他們說。
 耶穌並不反對有病去找醫生啊。

 最近整理辦公室,赫然發現抽屜底下一封7年前讀者的來信,我竟然沒有處理,就給忘掉了。我趕緊去電致歉,並詢問她的近況如何。
 這些年來,她的病情依舊,耳邊還老是有個聲音,要她做這、做那。為了尋求醫治,她換了不少教會,總因和師母無法相處、不歡而去;她堅持一定要用她的方法,為她驅魔趕鬼才行。
 「醫生怎麼說呢?」我善意的提醒;作一個牧者,我希望多聽聽專業的意見。
 「為什麼要找醫生?!」
 我聽出電話那頭音調的突變。
 「我相信聖靈充滿就會得醫治,」她憤憤地說,「我從不找醫生。」
 她說,我們沒有共識了,就急忙把電話掛斷。
 我拿著電話筒,愣在那裏久久。我知道,如同那些師母們,Case closed (結案)了,我不能再去電處理。但我心中依然惦念著她、充滿憐憫:這姊妹不知還要再受苦多久呢。
 多年前,一位父親帶著孩子,前來尋求幫助。這孩子「開天眼」,經常到處指著說:「有東西在那裏」。我看著這孩子天真無邪的臉,內心好不捨啊。
 「我們看過多少醫生、拜過多少廟、找過多少教會,」做父親的憂傷地說,「總沒有好轉。」
 「醫生怎麼說呢?」「沒說甚麼,開個藥就叫我們走。」
 我推薦他去掛個基督徒身心科醫生。「記得,一定要請醫生安排做個總檢查――詳細的檢查:心理測驗、電生理檢查,甚至功能性核磁共振(fMRI)或電腦斷層(CT)…等等。並且要一項項的問清楚緣由與處方。」最後我特別強調,「遵照醫師的吩咐,確實地做。」我沒有為他們做「醫治釋放」;我不是醫生,我不應該越俎代庖。我只能為他們做個簡短的祝福與禱告。
 幾個月後,這對父子滿心歡喜地回來致謝。「是神經傳導出了問題。」父親說,「服了藥就可以。」
 「可以修復嗎?」我問,「還是永久性的缺憾?」
 「須終身服藥,但副作用不大,不會影響生活作息;醫生這麼說。」
 我們一起禱告、感謝主,他們也當場決志信主。看著他們快樂的回去,我滿心歡喜、感恩。這個Case真正closed了。
 身為牧師,我確信主耶穌是永生真神,祂無所不知、無所不能、無所不在。祂創造,也賦予人理性;祂是理性的主,掌管非理性、超越理性。祂當然是最偉大的醫師――藉著理性的產物(科學)、也使用超越理性的神蹟;祂在醫師的手上、祂也在牧師的口裡,為要宣告病得醫治、罪得赦免;因為祂的名字叫「Sozo」 (救贖與醫治;太1:21)。
 我默默地祝福那位讀者,早日病得醫治。


閱讀 718 次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