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06.22
潘榮隆

 

 「當記念主耶穌的話說:『施比受更為有福。』」(徒20:35)
 在牧會年間,很多朋友的恩情相挺,深深感動我心,讓我念茲在茲,永生不敢或忘。此間聖教會的陳牧師,就是令我深切感念不已的前輩牧者。
 不記得我們是怎麼認識的,只記得我們初見面時,他說:「你那篇有關西瓜內部顏色的文章,很有意思。」
 那是一篇腦筋急轉彎的科學與信仰對話,提問:「完整西瓜內部是甚麼顏色?」這是量子物理學創始者艾文•薛丁格(Erwin Schrodinger)有名的「薛丁格貓」(Schrodinger’s cat)之變形詭辯。陳牧師是數學系出身,數理哲學必定拿手,對這問題很有興趣,而我是生命科學背景,我們就做跨領域結合,好像認識多年的老友,彼此心中有無法言喻的連結。
 陳牧師總是關懷主的僕人,體恤週遭人們的需要,他因著愛洪老牧師,毅然放下自己喜愛的職場工作,接下教會主任牧師之職,好讓洪老牧師專心彼岸宣教。他知道我們在南寮海港旁牧養一間頗為棘手的教會,會友零落,要人沒人、要錢沒錢,連進行主日崇拜都有困難,更遑論關顧牧養或宣教佈道的事工。
 有一次,他招聘了一對實習神學生夫婦,發現其中姊妹是我過去在台北教會的舊識,立刻免費轉讓給我們,並說已幫我們付了傳道人的生活津貼,要我們不用擔心人事經費。接收這兩位同工時,我心中的激動是無法形容的。一般有志之士,同工是多多益善,何況陳牧師自己有個正興起的教會,人才孔需,哪來餘力支持一個不相干、其他差會的教會呢?
 但陳牧師做到了。他還「Buy one、get one free 」(買一送一),另外加送了一位教育大學的學生,來我教會聚會兼司琴。他特別吩咐我們:「要想辦法把她留在你們教會喔。」他知道我們教會一直沒有司琴,主日崇拜唱詩歌,慘不入耳。他把自己手頭上有的人力、經費,大方無私的供應給一個偏鄉落魄的教會,而不求回報。在這個價值顛錯、唯利是圖的時代,陳牧師還真是鳳毛麟角的稀有族類。他讓我看到一個神僕人、牧者的風範。
 盡管如此大方送,陳牧師的教會依舊增長迅速,隨後其教會搬離市中心到偏區現址,也因他的講道風趣有料,對人的愛心非比尋常,以致我在清華大學的學生縱使沒有公車直達其教會,也願意步行數里,來參加他們的主日崇拜,這些學生受他的薰陶,愛主的熱切,令我敬佩。
 陳牧師也成為我學習的對象,我們教會也願意成為「給的教會」,例如:提供原民學生獎學金、急難救助金、支援弱勢教會,甚至支助遠在以色列的「彌賽亞教會」與「歸回計畫」(Aliyah)、烏干達教會與殉道的主僕遺眷等等。
 我也改變了對於「成功牧者」的看法:不在於他有多大的教會、媒體的流量,或領導各式「合一運動」、「復興運動」,在於他是否樸樸實實作一個「給的牧師」,不是給自己的宗派或做植堂之用,而是做在一個不相干的、真正有需要的弟兄身上(太25:40)。
 陳牧師,謝謝您。


閱讀 744 次數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