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07.06
潘榮隆

 

 歷世以來,神兒女們無不渴慕屬靈復興;特別在罪惡橫行、苦難滿佈的現今年代裡,這份渴望尤其強烈。

     1959年,雷歐納(Leonard Ravenhill)以同一書名的古典鉅作呼問:「復興為何遲延?」(《Why revival tarries?》)半個世紀之後(2010年),喬治•歐提斯 (George Otis Jr.),也在《靈恩雜誌》(Charisma Magazine)裡,提出同樣的問話。

     雷歐納是當代屬靈巨擘,他以扎實的神學基礎,剖析舊約中十次復興的原則,用犀利言詞撞擊讀者,引導信徒反思、認罪悔改、謙卑禱告,希冀點燃普世對復興的渴慕、期待復興沛然降臨。

     因「轉化」(Transformation)系列享譽基督教界的歐提斯博士,則以學者身分與態度,走過全球六大洲、3、40個國家,訪問紀錄了神在各地的奇妙作為。他的田野調查發現,過去15年裡,全世界共計有800多個屬靈大復興。這800多個各地的屬靈大復興,都有共同點:他們都是「當地」「自發性」地,以禱告為起始點,不管參與禱告人數多寡,他們一定「合一」、「在絕望中呼求」,他們不只禱告,並且「禱告到底」,直至禱告聲被神聽到、天國掌權;他們要做世界「遊戲規則的改變者」(Game changer),讓「超自然現象」在當地被(世俗)廣泛報導,使整個地區(不只在教會裡)強烈對神存敬畏的心、感受到聖靈真實的同在,以至於隨處可見認罪悔改歸主、整個社會全然轉化,並且伴隨諸多神蹟奇事(尤其是病得醫治、地力恢復)。這是歐提斯自小對於屬靈復興的認知與渴望,也是他在世界各地研究、訪問之所見所聞。

     然而,歐提斯很驚訝地發現,在這800多個屬靈大復興(轉化)裡,只有兩個案例發生在北美洲;傳統的歐洲發達國家、日本、新加坡、韓國、澳洲、紐西蘭等(約占全球18%的人口),更是付之闕如。於是乎,他發出半個世紀前雷歐納同樣的質疑:「復興為何遲延?」

   60年前,雷歐納已經指出屬靈復興的秘訣—屬靈生命的鑄煉,在教會裡已是基本常識,但60年之間,單在美國雖有不少讓人興奮的屬靈運動,為何沒有像其他800多個地方的真正屬靈大復興、大「轉化」呢?

     身為台灣的牧者,我關心台灣的屬靈狀況、教會的運勢,10多年前歐提斯的疑問,是否也可以放在台灣:為何台灣教會也曾歷經各種令人亢奮的屬靈運動—「福音派」的、「靈恩派」的—我們仍舊沒有看到如歐提斯系列影集裡所呈現的「國家轉化」盛狀呢?

     歐提斯認為:我們上錯了戰場,各種社會的「山頭」不是我們爭戰的目標,真正需要轉化的是我們的心,我們太「自滿」 (Complacency、Satisfaction) 於各種「自己領受到」的「異象」、各樣「自以為」從上頭來的「策略」,認為它們極重要到容不下更多其他重要的事物,而造成了「關係」(Intimacy)的疏離—與神親密的關係、與社會切身關係的疏離(Social irrelevance),以至於眾人要問:「你的神在哪裡?」—這樣的結果,整個「國家轉化」焉能發生呢?

     復興為何遲延?—您說呢?


閱讀 446 次數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