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08.31
潘榮隆
國度廣場【復興系列】之七五○  新冠悲歌(四):算是大哥拜託您了

 「現在稱為先知的,從前稱為先見。」(撒上9: 10)

   舊約先知撒母耳特別註明,當時稱作「先知」的,在『從前』叫做「先見」。

   先知和先見的共同點,都是說到神曉諭祂的僕人,但前者用言語、後者用圖像(異象)。可能圖像或異象精確度不易抓摸,重圖像的先見便「演化」(Evolve)成使用言語的先知;先知撒母耳不忘本,特別在此註記。

   我們不禁試問:這樣有時序的「超前預知」方法(Methodology)是否就此演化完畢?

   《聖經》預言神的救贖,先知、先見足以昭告神救贖的偉大事工,但人們對於未來有著要預先知悉的渴望,於是必然再演化出諸多「後聖經預言」(Post-Biblic prophecy):先見à先知à偽先知。當今, 6度成功預示全球疫情與天災的「印度神童」阿南德(Abhigya Anand)、台灣防疫中心「超前部署」以及各種疫情科學預測的企圖,都在這些年日一一湧現

   神話語《聖經》,是先知、先見的基礎,當然精準無比――――《使徒行傳》17章26節:神預先定準人們……所住的疆界《申命記》14章12-18節:禁戒人們吃蝙蝠,可見神明明警告過了,但人還是不信而越界捕食蝙蝠,遂有病毒傳染,這真是「勿謂言之不預」的先見之明啊。

   至於《聖經》之外演化出的超前部署或各種科學預測,容易產生偏差,害得一些無辜人們不幸為之付上昂貴生命代價。正如經濟學家常說的:再好的經濟學理論或公式,都抵不過政治人物的一句話。我們今日都看到:再好的超前部署都抵不上領導者的超前不部署、再好的科學預測也抵不上為官者的意識形態—這結果就是台灣現階段面臨疫情的景況。我認為,不是天地不仁,人的冥頑不靈才是問題所在;這世代有太多的偽先知。

   身為生命科學研究者,面對這個被專家們稱作「最完美殺手病毒」,我感到十分悲觀,牠是那麼頑強、詭譎多變、冷酷不仁,對付牠,人類似乎已經無能為力了。但作為牧師,我深知人的盡頭是神的起頭:神就在可觸摸的眼前,伴著我們。

   我相信古今各種瘟疫具有文化意涵,表現在三個層次(PPT):物理意義(Physical significance)、哲學意義(Philosophical significance)和神學意義(Theological significance)。面對瘟疫,人們需要全面採取科學方法、哲學態度與神學信心。只有在神面前認罪悔改、謙卑使用神賜的科學智慧,逐漸修正科學誤差,以臻完備,達到最少傷害,並以憐憫的心彼此扶攜,靠著那一點點神蹟,就可以共度苦難。正如馬可說:「信的人必有神蹟隨著他們。」(可16:17)去瘟疫,需要科學、哲學,和一點神學(神蹟)。

   面對COVID-19,這是我們唯一希望。

   我不是先知或先見,但作為出身科學研究的牧師,我從神領受的話語是:「神......豈不也把萬物和祂一同白白的賜給我們嗎?」科學是萬物之一;神把「科學」和「耶穌」白白的賞賜給我們這一代面對瘟疫的悲苦人們。相信耶穌,並遵循科學,把各種意識型態的污手挪開,我們將會看到瘟疫止息的神蹟—我如此確信。

   大家一起來吧!算是大哥拜託您了。


閱讀 695 次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