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09.07
潘榮隆
國度廣場【復興系列】之七五一  新冠悲歌(五):為在上掌權者禱告

 「我父親因此信主了。」C在見證裡分享。

    那是應當高聲感恩、讚美主的時刻;但在喜悅裡,我可以聽出她的一絲絲不捨。

    同工多年,我們一直為她父親歸主禱告。尤其作為兒女的她,禱告更是迫切,經常流淚不止、激聲難抑,讓我們十分動容。

    無奈她父親日理萬機、位高權重,可以一呼百應,喊水會結凍,加上仕途一向順遂無阻,理性上他覺得一切命運都可掌握在自己手裡,哪需宗教助力呢。何況基督教老是叫人不只自認罪人,還得說是罪人中的罪魁啊!那會引起諸多聯想、影響聲譽與前途;對於他,信耶穌?那可是萬萬使不得吔。所以一直以來,我們跟他傳福音,他總是微笑婉拒、無動於衷。我們只有更加殷勤禱告,寄意於神的憐憫。

    不久前,C說,父親莫名的橫遭調任,看是明升、實是暗降,但就是不知緣由,只見謠言四起、被人背後議論紛紛,卻無處分述委屈。而最讓他難以接受的是,那些平常圍繞身旁,噓寒問暖、恭維讚譽,或曾受恩於他的朋友,竟然轉身隱去、冷眼旁觀。

    「爸很沮喪。」C難過的憶起那段全家淒苦的日子,「嘗盡了官場現實」。

    有一天,她的父親竟然沒有拒絕,讓她牽著手,陪同她參加主日,而且不可思議地,在牧師呼召下,他居然不顧形象高舉手,決志信耶穌;C流著淚激動的說。

    聽著C述說自己父親生命起伏的故事,在她含淚感謝主裡,驀地,我心中有一股強烈的震撼。

    看那歷代失位的君王,只能哀鳴、只有恨—南唐末代皇帝李後主:「多少恨,昨夜夢魂中」(《憶江南》)、唐明皇在江山美女盡喪後,「解釋春風無限恨,沉香亭北倚欄杆。」(李白《清平調》)。而C的父親,自高位跌落凡塵,卻找到了生命之主。突然之間,我知道了如何為在上掌權者禱告。

    自我牧會以來,參加多少聚會,為父母官、在上掌權者,按手祝福禱告,後來他們到底有多少人因而信主呢?真希望有人做個統計告訴我。並且指出哪裡出了問題?—是神不憐憫他們?是他們硬心腸?還是我們的禱告方向、方法、心態有問題?

    我在C身上看到「至近親屬」、「血親代贖」式代禱的威力,「認同性悔改」禱告的果效;而這樣禱告的核心是「信」、「望」、與「愛」—我們愛他們的靈魂有多深?為他們的靈魂流了多少淚?為他們靈魂得救抱多少信心?持多少盼望?我們為他們祈求「行公義、好憐憫、存謙卑的心」,他們的靈魂就可以得救嗎?(C的父親之前哪一點沒有做到?)――――只有得救的人才可能「與神同行」啊(彌6:8)。

    「與神同行」是要不計一切成本、要付上代價如同耶穌對門徒說:「若有人要跟從我,就當捨己,背起他的十字架來跟從我。」(太16: 24)如果這個十字架是要我們所愛的政治人物走下神壇,甚至讓他們的政黨輪替,我們還捨得為他們的靈魂得救禱告嗎?

     為君王、在上掌權者禱告,是門極深刻的功課,我們心裡預備好了嗎?


閱讀 765 次數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