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07.29
國度復興報
國度廣場【復興系列】之三八七:愛,醫治的良方

愛,醫治的良方。
「我們回來了。」遠遠地,她興奮的高揮著手,說。一位挺拔俊秀的男士,抱著小孩,腆靦地跟隨在她身旁。
我記起了這位年輕的C姊妹-幾年前,她曾被我們的一位醫生朋友W引介到這裡;那時,我們正享受在醫治與釋放的事工裡。


愛,醫治的良方。
「我們回來了。」遠遠地,她興奮的高揮著手,說。一位挺拔俊秀的男士,抱著小孩,腆靦地跟隨在她身旁。
 我記起了這位年輕的C姊妹-幾年前,她曾被我們的一位醫生朋友W引介到這裡;那時,我們正享受在醫治與釋放的事工裡。
 C是被攙扶進來的,所以印象才特別深刻。扶著她的,就是眼前這位小帥哥;她卻舉步唯艱,連自己站立都有困難。
 「她只是患有憂鬱而己。」W醫生說,「我己盡力了,就是沒輒。」
 W是本地一位有名的基督徒精神科醫生,很有愛心,我們轉介的病患,都蒙他妥善照顧。W也轉介幾位病患給我們作跟進。但像C這樣,他認為沒輒的個案,倒是少見。
 「餵她藥,都給吐出來;關到精神療養院,她看似軟弱無力,卻又能趁夜黑風高,給偷溜了回去。」我們的朋友投降了,W認為這已不是醫治的問題,她需要來我們這裡作釋放。
 之後,開始了我們的惡夢;我們被這案主糾纏了好一陣子,用盡了各種醫治釋放撇步,還是離治癒有一段很長的距離。我們實在有點沮喪、有點累了。
 「牧師,我要娶她!」我們正一籌莫展,有一天,那個小男生跑來跟我們說。
 我們有點被嚇到。扶正了鏡框,凝視著他,我久久無語。
 這些日子,釋放過程中的窘狀,他應該看得很清楚。她病得那麼軟弱,行止何其難堪,任其他男生跑都來不及了,他還要把她娶回家照顧。我看他頭殼壞了。
 用非常嚴肅的口氣-我相信,我當時的臉色一定很鐵青-我很理性的講解婚姻的實際,分析、陳述這案例的利害與可能的後果;我自信,任何人那怕一時被愛情沖昏頭,都會清醒過來,打退堂鼓,或回去再加三思。何況,這可是牧師鐵口直斷說的啊。
 「我愛她,就愛到底。」這小子可是很堅決。我知道拗不過他了。
 那天在婚禮台上,我祝福如儀。對這小男生,打從心裡,我可是有說不出的不捨與惋惜。
 婚後不久,他們南下工作,我因會務繁忙,也逐漸淡忘這個案子;只是在主持其他婚禮時,偶而會想到他們,不知今夕這個女生是否依然憂鬱病弱、那個傻男生會否悔恨不迭。
 如今,他們健健康康站在我面前,全家和樂,一副幸福快樂的模樣,好讓人欣羡哩。
 作為他們的牧師,我好慚愧,好小信啊-我對於行醫治釋放的神是何等小信、對於真愛和它的力量是多麼無知呢。
 我不認為結婚可以解決一切問題、或使人得醫治;但如今我確信,真愛可以。
 基督裡的愛(Love in Christ),是醫治的良方。
(獻給這對愛主的會友)

閱讀 3274 次數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