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11.03
黃齊蕙牧師/巴拿巴宣教學院教務長
那段在以色列的日子:平安之城-耶路撒冷

那段在以色列的日子:平安之城-耶路撒冷。編輯部

 

平安之城哪,妳的君王何時再臨?
耶路撒冷啊,妳的榮耀何時再現?
我心所盼的,日日所思念的,是應許終必成就。


誰會知道呢?才剛到以色列還沒有兩個月,就遇上衝突不斷。二○○○年九月吹角節,萬國禱告院的全球特會正要開始。早晨,在出發去到特會旅館之前,行政總監緊急召聚了所有同工。「聽著,同工們。」總管的面色嚴肅而沉重。「今天,在離開之前,你們必須帶著你們的護照、機票、手邊的錢,以及最重要的證件,還有一兩天的換洗衣物,因為晚上很可能無法回到橄欖山。根據消息顯示,會有一些狀況發生,一些挑戰臨到。大家務必謹慎小心,也要有隨時搭機離境的心理準備。」


狀況?挑戰?會是什麼樣的光景呢?心中不免好奇,卻有極大的平安。所倚仗的,並非人的智慧與應變,乃是神呼召的信實與禱告的大能。開幕式中,一千兩百多人從各國各方來到平安之城-耶路撒冷,與猶太及阿拉伯弟兄姊妹們一同站立,同心呼求大君王。洪水氾濫的時候,祂仍作王掌權直到永遠!
深夜,仍是回到了小山頭。翻覆的大垃圾箱、燒毀的垃圾、滿街的石頭、破碎的玻璃,雖是滿目瘡痍,卻出人意外的寧靜。而這些,也成了未來許多日子的預備與訓練……。


緊緊地牽著孩子的手,牢牢地帶在身旁。叮嚀千萬別逗留,告誡不可東張西望。頻頻地催促是愛,聲聲地呼喚是責任。頭也不回地,快步向前,為要直奔回家的路。這,正是二○○一年秋,一日放學的時分。秋,原是這般地美麗,詩情亦愜意,值得放下一切駐足欣賞。然而,誰會在高壓及緊張中停下腳步呢?誰會在黑暗如潮水的日子裡,仍有那心靈之美呢?原本應是充滿歡笑和快樂的,理當是滿載生命與喜悅的季節。為什麼?!連最基本的平靜與安全,在聖地都是奢望?為什麼?那被傷害的,竟成了眾矢之的?
憂心的家長們早就等在門口,引頸盼著自己所心愛的寶貝。每一天的平安,都變得如此可貴,每一日的相聚,都成了可能的訣別。只有在這樣的匆匆裡,才驚覺生命無價,世事轉眼都成空。


空氣中,彌漫著緊張與不安。那一觸即發的熊熊怒火,在謊言與錯誤中竄流。從來沒有這樣地專注而繃緊,從來未曾如此壓抑與冷漠。稀疏的路人臉上,未知的茫然,不多的背包客,踽踽獨行。路上,到處都是荷著真槍實彈的鎮暴警察,以及隨時待命的軍警重裝備。這些日子以來,一次又一次的自殺炸彈,一回又一回公車事件,在風雨飄搖中,神的選民,千錘百鍊的,是信心;在看似孤立無援中,站立的,是盼望。
「媽咪,我們可以過街了嗎?」終於,走完了長長的先知路(Street of the Prophets/Rehov HaNevi’im),還來不及擦去滿臉的汗水,就趕緊踏上斑馬線,要過到對面的阿拉伯區,然後再搭上公車,輾轉回到我在橄欖山的家。


說時遲,那時快。正當我們就站在快慢車道中間的分隔島時,突然間,還來不及反應是怎麼回事,那震耳欲聾,急速又尖銳的救護車聲,此起彼落,劃過天際。比爆破特技更震撼,比一切救援影片更真實。一部接一部車的飛奔急駛,霎時從眼前飛馳而過。
母親的本能,瞬間將孩子摟在雙臂之中。「孩子,別怕!」「媽咪,我不怕!快禱告,一定又出事了,又有人受傷了。」孩子的聲音雖然微小,卻是無比的堅定。
禱告完,心神甫定,決定繼續向前。家, 總是要回的。
一到對街,完全另一個景象。高分貝的喇叭,表達了歡欣與慶賀。V字的勝利,呼嘯的聲音,道盡滿是得意。
撕裂的情緒,難以言喻。情感的重創與困惑,無以承載。同一條大街的兩邊,卻有截然不同的解讀與詮釋。而真正叫我痛至心扉的,是那原本應有的兄弟之情。令我悲從中來的,是那原創的手足之愛。


皎潔的星光,從睡房窗口照了進來。躺在床上,怎樣也無法成眠。平安之城哪,妳的君王何時再臨?耶路撒冷啊,妳的榮耀何時再現?我心所盼的,日日所思念的,是應許終必成就:
我又看見一個新天新地;因為先前的天地已經過去了,海也不再有了。我又看見聖城新耶路撒冷由神那裡從天而降,預備好了,就如新婦妝飾整齊,等候丈夫。


我聽見有大聲音從寶座出來說:「看哪,神的帳幕在人間。祂要與人同住,他們要作祂的子民。神要親自與他們同在,作他們的神。神要擦去他們一切的眼淚;不再有死亡,也不再有悲哀、哭號、疼痛,因為以前的事都過去了。坐寶座的說:「看哪,我將一切都更新了!」又說:「你要寫上;因這些話是可信的,是真實的。」(啟廿一1-5)


閱讀 2976 次數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