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07.17
國度復興報
緬甸窮財村蛻變為瓊彩村

左二振臂舉手者為作者曾敬恩牧師

「歡迎你們再回到瓊彩村,我們希望你們可以來教我們的孩子學中文。即使你們用聖經的材料當教材,我們也不會有意見。就算孩子要信耶穌,我們也不會反對!你 們在我們中間留下歡笑與友誼,不像我們的僧侶一早出來化緣,然後回到寺廟就不見人了。」浸聯會在緬甸的跨文化事工始於二○○八年,曾敬恩牧師率同工、短宣 隊多次進出瓊彩村,該村地處偏遠交通不便,有「窮財村」之稱,卻因來自台灣的愛,逐漸轉化……


圖、文◎曾敬恩牧師(中華浸信會聯會總幹事)
「歡迎你們再回到瓊彩村,我們希望你們可以來教我們的孩子學中文。即使你們用聖經的材料當教材,我們也不會有意見。就算孩子要信耶穌,我們也不會反對!你們在我們中間留下歡笑與友誼,不像我們的僧侶一早出來化緣,然後回到寺廟就不見人了。」浸聯會在緬甸的跨文化事工始於二○○八年,曾敬恩牧師率同工、短宣隊多次進出瓊彩村,該村地處偏遠交通不便,有「窮財村」之稱,卻因來自台灣的愛,逐漸轉化……
三月三十日才與短宣隊自緬甸回到台北,四月二日即又將緬甸簽證資料遞給旅行社送到香港,因為四月十一日又得再回緬甸擔任華福會北緬甸區的同工退修會講員。因為緬甸不提供一年多簽,必須入境一次就遞一次申請。原以為,我遞進去正好七個工作天可以拿到簽證,未料,四月六日是受難節,香港放長假連緬甸領事館也跟著放,八日主日是復活節,九日週一又補假。我就更趕不及拿到簽證搭十一日的飛機,也就趕不及十二日晚我的頭一堂培靈,幸而有戴義奎牧師成為更好的代打者。經過說明,領事館勉強十二日給我簽證,十三日晚培靈會終於讓我給趕上了。
雖然緬華聖經學院是常去的地方,但還是第一次看到全北緬甸甚至雲南那頭都有人也趕來參加盛會,加上有七、八百海外華青,二、三百中壯華人基督徒及傳道人,以及二百餘華童,一個學校竟然給擠得滿滿的,所有的空間都打了地鋪。兒童們的節目另有安排,青、壯、成、傳則擺在一起,會前不知究竟有幾個講員,也不清楚整個退修會全貌,只隱約知道「應該不會只有我與戴牧師」。
兩岸牧者同台競講
果然,如我所料。一半的節目由我與戴牧師負責,另一半則邀來大陸幾個省的家教會領導負責。一到第二堂我即感覺出來,這簡直是在「把講台當擂台」嘛!有股「暗中較勁」的味道,滿濃的!你一堂、我一堂,你再由另一位講一堂,我這頭由另一位再上去一堂。有輸有贏嗎?大概也沒有,因為我們都只在乎一件事,就是要叫主的名照常顯大!不過,聽說以往當地牧者都會在聚會近末了時談論一個話題:「這次,那邊的講員是誰請的?」意思是說,若講得好、反應好,就會說:「是誰請的?請的不錯!」要不然就會說:「是誰請的?講些什麼,都沒聽懂!」因為我與戴牧師是緬華聖經學院負責邀來的,後來聽說緬華的師生們覺得他們這回挺有面子!不過,我與戴牧師還是很低調,我們一直都深知:服事主、得主心意滿足才是重點!
最後一堂主賜大豐收
感謝主,台灣這頭的講員並未漏氣,因為最後一天晚上的培靈由我負責,最後呼召時站出來的青年應該有一百三十位以上,大會主席許聯勝弟兄告訴我:「這麼多年輕人聽了你的道,知道雖然奉獻之路不容易,甚至要付上犧牲生命的代價,竟還有一百多人站出來,甚至是歷年來最多人獻身的一次!」
總的來說:大陸來的講員,真像來了幾部「經文彙編」!台灣呢?我與戴牧師在經文的生活運用上,以及簡報使用、世界古今歷史縱橫資料搜集上,相當靈活。大陸講員與我們漸漸熱絡,且他們一開始聽了我們的講台分享,就感慨地說:「我們在內地就是做不到像你們這一塊!」(意思是你們自由多了,也比我們靈活運用現代高科技,聖經在實際生活上的教導與運用強多了。)最後,他們還向我們要了所有講台的檔案光碟。
再返瓊彩村:像是回家
四月十八日,我與戴牧師夫婦在許聯勝弟兄陪同下飛回仰光,與來自台灣、考慮將大陸工廠移到緬甸的林炳堃弟兄會合。次日,戴牧師夫婦又陪我由U Saw Mya Din弟兄親自駕車下Pia Pon再換小艇去「瓊彩村」,村裡自我們捐了造橋經費後,已經啟動工程。他們聽聞我與戴牧師又回到仰光,便力邀我們務必再回到現場。我們當然不錯過這機會,何況回到村子,還真有回家的感覺呢。同時,還能抓住機會,為整個工程進行順利、平安,與他們村中領袖一起禱告!
到了河邊,村中幾位領袖已經等候有時,大家很開心地彼此擁抱、問候。搭上小艇沿途進入欲造橋的河邊,他們指給我看,有一段是要蓋一百二十公尺跨距的大橋,他們已整好河邊用地。但因政府擔心,這座橋若任由民間建造恐怕品管不能合格,故決定以後由政府建造,只是動工之日:遙遙無期!
這卻正中我意,因為十萬美元的經費實在是我們承擔不起。我們辛苦募來一萬七千美元,他們竟告訴我們,正好夠另外三座:六十米、四十米、三十米的材料費用。他們又說:至於人員、運輸及工資的部份,就由村子裡自己設法籌措。
我們搭船抵達第一座六十米橋基處,看到橋墩的鋼筋已經立在河道上,幾根麻竹搭的橋,每當有人顫顫兢兢地踩上竹橋扶著竹子步步上去,看到還有母親一手抱著孩子,一手扶著搖晃的竹子逐步渡過時,我們真還為她捏把冷汗。也難怪村中領袖們,急著要幫村民快快把安全的鋼筋水泥橋給蓋好。
走訪過三座橋的基址後,我們一起為工程能順利完成禱告。對村中的佛教徒領袖們來說,這絕對是一次新鮮的經驗,我們為這三座橋能順利完成感恩、為工程平安完成感恩、為村中的居民出入平安感恩、為福音早日臨到這地感恩。透過翻譯,他們聽進去了,也看到了。(因為他們偶而會打開眼睛,看看我們是怎麼禱告的!)他們告訴我,直接受惠的村民超過五萬人,水泥橋與石子水泥路鋪好後,附近大一點的學童可以騎腳踏車到學校,下雨天也不怕泥巴路黏腳走不動。
全村上下一心總動員
其實,當我看到他們後來傳過來,動員人力、搬運、修造、鋪石子的照片時,我就知道他們自己付出的費用應該多過於我們捐出的,而他們在大太陽底下曝曬、勞累、流汗,更是可圈可點。在照片中,甚至看到村長的妻子、領袖們的孩子都親手幹活,實在不能不令人感動萬分!
三月中旬至六月底是緬甸的夏天,溫度輕易就飆到攝氏四十度上。我們再回到村子,時間雖已是下午兩點半,他們卻早為我們四人備好豐盛的午餐,看到桌上有多尾帶著飽飽的卵的大蝦,他們主人笑得好開心。因為他們說:這帶卵的是最貴、最好吃的,他們也告訴我們,當地政府早已嚴嚴禁止不准買賣帶卵的母蝦,但因為今天有貴賓來,所以……。我當場臉色一拉,沈了下來,說:「這個,我們不能吃。因為母蝦應該讓牠繁殖下一代,我不能吃。」我只挑那沒卵的蝦吃了一尾,場面雖有點尷尬,卻是一場很有效果的機會教育!
餐桌上,談及如何幫助一個連屋頂破了都沒錢補的家庭,才知那個父親有酗酒的問題,村長本來想雇他當電費收費員,但不放心,因為他可能會把收的電費都用來買酒喝。我問及:「那麼,他領養的那個高中兒子,成績如何?可以給他在學校工讀的機會嗎?」也在場的校長,竟然說:「他的成績不錯,可以給他工讀的機會。」村長告訴我:「曾牧師,請放心,我們會商量好再給你答案。」
隨即過到魯賓遜牧師家探視,牧師不在,但見已有一位木匠在場動手,這就使我們放心不少。再回到碼頭茶房時,幾位領袖已在那裡等候,不久那位高中生也來了。村長邀他擔任小學部的助教,月薪從二萬五千元緬幣起(約台幣八百五十元),這個年輕人答應了。他的母親、弟弟也坐在一旁,抿著嘴開心地笑著,後來我才看到,不知幾時他的養父已到,就坐在他的身後,若有所悟的樣子。
當天,村中領袖似乎也已對整個村子裡的窮人,有了新的感受與感動。除了我與U Saw Mya Din各再加碼十萬緬幣外,村長說:「你們留下的扶貧基金,已按計劃全數發放出去,尚餘三十萬。加上你們現在的二十萬,往後若是有所不足,我們村子會自動募集,以幫助村中其他的窮人謀生有方。」
隨即眾人的揮別下,我們再次搭上小艇回到停車處,駕車回到仰光,已是華燈漸滅快近晚上九點。
古人總以「為鄉里造橋鋪路」乃善人之舉也,沒想到今天我們也成了在異國異鄉造橋鋪路的人。村長曾問我們:「這幾座橋該取什麼名字?叫約瑟橋好不好?」(編按:約瑟為作者的英文名)我想了想,回答說:「不好,就叫『台灣友誼之橋─1號2號3號』吧,中華浸聯會與瓊彩村合建。」
今年六月底,三座橋已全部竣工,孩子可以從遠處騎腳踏車過橋來上學;求主不僅幫助我們完成這造橋修路的工程,也完成在村民心中修好一條「直通基督的福音預工之路」。因我們深信:祂是在曠野開道路、在沙漠開江河的神。阿們!
讀者若有感動,歡迎為浸聯會海外跨文化宣教奉獻。郵政劃撥帳號:00009748,戶名:財團法人中華基督教浸信會聯會。請註明「為海外宣教事工奉獻」。

閱讀 5108 次數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