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6.25
◎朱柬牧師專訪
走過70年  教會合一迎向復興


 曾因1970年台灣退出聯合國政治議題,國語、台語教派分離,2013年因著同婚法案議題,堅持一夫一妻的婚姻家庭價值,國語、台語教會打破隔斷的牆,重新合一走在一起,儘管今年5月17日立法院依舊三讀通過政院版同婚專法。走過1949以來兩岸分治70年的歷史,本報專訪靈糧神學院專任教師朱柬牧師,回顧這段國台語教派分合的教會史,以及未來的展望。
 台灣教會台語跟國語教派分野是在1950年,在1950年之前,台灣只有講台語的教派包括1865年創立的長老會,1926年真耶穌教會,1928年的聖教會,還有之後的救世軍、聖公會等教派講台語;而國語教派是1950年之後,因著共產黨在大陸掌權,對華人宣教有負擔的部分外國宣教士被趕出大陸,就跟著先總統蔣介石所帶的100萬軍民逃到台灣,相對於海外華僑講閩南語、客家話、廣東話,台灣是中國大陸以外唯一講普通話的地區。
 來台的國語教派集中在1950-1955年間,包括3大宗派,第一大宗派是聚會所,也就是現在的召會。朱老師說,1950年以前大陸基督徒約86-90萬人,源自倪柝聲推動的「地方召會」運動中,「聚會所」信徒約10萬多人,佔十分之一,是大陸最大的教派,台灣聚會所由李常受弟兄開拓;第二大宗派是浸信會,包括美南浸信會、浸信宣道會、浸禮聖經會等等;第三大宗派是信義宗,信義宗包括台灣信義會、中國信義會等6個總會,再加路德會共7個系統。
 其他的教派包括講國語的長老會信友堂、靈糧堂、協同會、浸宣宣道會、門諾會、神召會、貴格會、聖潔會及拿撒勒人會,分佈各不相同。譬如貴格會第一間教會設在嘉義,美南浸信會一開始走都市路線,來台較晚的浸宣宣道會從南投埔里開始,循理會從台灣南部發跡,衛理公會以台北衛理堂為主;另有一支聚會所分散出來的小教派,如台北市基督徒聚會處、門徒之家、滿庭芳教會等;計志文牧師創辦的中國佈道會來台開拓的台中思恩堂。
第1波教會復興
 「國語禮拜堂算是改良版的聚會所。」朱老師說,國語禮拜堂是一些愛主的基督徒,用國語作禮拜的宗派,北部以林森南路和南京東路禮拜堂為主,南部以高雄和屏東國語禮拜堂為主,最後南北一起串連。國語禮拜堂的精神領袖是吳勇長老,其屬靈根源來自內地會海春深教士,國語禮拜堂聚會模式跟聚會所很像,強調神的話語跟生命。不過,國語禮拜堂跟聚會所有兩處不同。一、聚會所不跟其他宗派往來,但國語禮拜堂跟別的教會關係很好;二、聚會所使用的屬靈專有名詞,外面聽不懂,國語禮拜堂表達口語化,讓非基督徒容易了解,容易傳福音。
 70年來,台灣約略可分兩波教會復興,第一波是1950-65年,國語教派主要有吳勇長老的國語禮拜堂、聚會所、浸信會3大宗派增長最快。其中聚會所原本就是大陸基督教的第一教派,台灣聚會所10年內也成長到3、5萬多人;浸信會因美南浸信會是美國第一教派,財務支持強,10年間從幾百人成長到1萬多人,浸信會特色就是傳福音很火熱。第一波聖靈復興運動直到1965年才停止。
 為何教會復興會停在1965年呢?朱老師解釋說,中間有一個插曲就是1965年電影明星江端儀的香港新約教會,來到台灣講靈恩,過度強調靈恩的結果,傷害傳統教派多於建造,成為下一波靈恩復興的攔阻;另一個因素是中國大陸於1966年開始推動文化大革命,台灣政府刻意推動「中華文化復興運動」分庭抗禮,以儒釋道為核心思想的中華文化,加上台灣政治漸上軌道,經濟起飛,慈濟功德會、佛光山等其他宗教興起,人數明顯增長。
 1955-1965年的10年倍增運動,帶給台語教派的長老會快速的增長,成為台灣第一大教派。朱老師說,根據教勢統計資料,1955年長老會平地有233間教會,10年平地已增長到466間教會。1955年會眾有6萬多人,到了1965年達11萬多人,幾乎有倍數增長;另外這段期間也是高山原住民大批歸主熱潮,信耶穌的民眾一半歸長老會,三分之一歸天主教,只有少數人沒信耶穌。
 原住民部落教會的復興分幾個階段,1945-60年是群體歸主,是整村跟著酋長信主,名義上80%是基督徒;1973年的部落復興運動,經朱老師研究,不僅泰雅族的尖石、梅花部落,台東阿美族、恒春半島獅子鄉排灣族也都有聖靈復興運動。
 1971年台灣退出聯合國,長老會發表對政治的宣告,堅持更改台灣國號,重新加入聯合國,國語教派不認同,雙方就分開。
 國語教派的聚會所不跟其他宗派往來,而浸信會則由外國宣教士主導,國語禮拜堂因著吳勇長老,成為當時最活躍的教派,國語禮拜堂的影響力,還展現在吳勇長老創立的中華福音神學院(簡稱華神),校園團契的同工大半出身國語禮拜堂,吳勇長老還是校園團契的精神領袖,另外還有「宇宙光」、「論壇報」、「門徒訓練中心」也深受國語禮拜堂影響。
 1980年的禱告復興運動,其中錫安堂吸收校園團契優秀人才,造就不少教會領袖,短短10年在全台開拓20間教會。

 

P14 2


靈恩運動帶出第2波復興 小組與大型教會
 1980年禱告山靈恩運動是第2波的復興,朱老師說,1965-80年是過渡期,以校園團契為中心,擔任12年校園團契總幹事的周神助牧師是關鍵人物,他逐步建構起嚴緊的運作模式,包括佈道、生命造就、門訓、禱告均建立一整套成熟的運作模式。
 許多職場領袖、牧者當時都經過校園團契階段造就洗禮,而華神也成為為國語教派領袖提供更扎實裝備神學根基的基地。
 另外,章啟明長老的和撒那事奉中心不僅經常舉辦特會,幫助弟兄姊妹有靈恩經驗,以琳書房還出版許多屬靈的書籍,讓弟兄姊妹的真理根基更穩固。
 「新酒要配搭新皮袋,有靈恩的根基才有辦法做小組。」朱牧師說,1994年台灣教會曾引進趙鏞基牧師(韓國汝矣島純福音教會創會牧師)的小組,當時沒成功的原因,是小組材料沒中文化、部分傳統教派無法接受聖靈。直到鄺健雄牧師(新加坡堅信浸信會主任牧師)把小組教會整套教材中文化,在台北真理堂牧訓,花了1、2年的教練,小組教會才落實在台灣。
 因著「新酒新皮袋」,靈糧堂、行道會、台灣信義會真理堂系統增長最顯著,不僅本堂自己增長,還出現中型、大型分堂,譬如從新店行道會出來開拓的江子翠、火把、卓越北大行道會都是千人教會。其他宗派通常一個宗派只有一個大的本堂,如浸宣高雄武昌教會、台北真道教會、台北復興堂、台中旌旗教會等;浸信會體系目前只有花蓮美崙、花蓮博愛兩間千人教會,平鎮浸信會也朝千人教會規模邁進。
邁向第3波教會復興
 評估過去兩波的教會復興運動,朱老師說,第1波對於神的話語及生命追求比較強,而且執政者蔣介石熱心傳福音、校園團契同工很多出身國語禮拜堂,道德水準持守比較好;第2波的復興運動,除彰顯聖靈恩賜,還引進國外的先知性啟示、醫治釋放、教會建造、門訓及小組材料的教導,台灣出現中大型教會。美中不足的是,基督徒影響力減弱,政治風氣敗壞、貪污。因著教會青年事工不強,難敵世界的誘惑,年輕人道德水準低落。
 如何扭轉劣勢,重新燃起另一波的復興浪潮呢?朱老師說:「要興起復興的浪潮,每一次都是從禱告開始。」首先就是提升禱告的質跟量,重新回到神的話語、認罪悔改;二、對不同年齡層廣傳福音;三、大量植堂,在每個角落建立健康的教會,運用有效的植堂模式,建立職場教會、校園教會等不同職業別的多元型態教會;四、發揮在職場的影響力,在大教會的裝備牧養體系內分組,做七山事工,按職業別分牧區、小組,建立屬靈同伴支援系統,七山都在教會遮蓋底下,小教會跟著大教會走,全台若有30間教會一起做,彼此連結所產生的職場影響力是難以想像的。


閱讀 1328 次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