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7.02
◎巴柝聲牧師/巴拿巴宣教學院院長
一個鼓勵、一個挑戰

1990年巴柝聲牧師全家福(取自台北靈糧堂網站)


 以充滿感恩的心,我不久前剛歡慶了自1969年4月8日來到台灣的50週年紀念。回顧這些年間我所學習到的,我想與弟兄姊妹們分享一個鼓勵與一個挑戰。
先分享的是鼓勵
 許多年前來到台灣時,沒有差會在背後支持我,對未來也沒有清楚的服事道路,可是我卻清楚知道是祂帶領我到這裡。雖然一切充滿未知,我還是在24小時內進入了一間語言學校學習中文,一天上課6小時,回家再花幾個小時繼續讀。讀完語言學校後的幾年裡,神有如拼圖般的引領我在祂的道路上。我對主所成就的一切奇妙的事充滿感恩。我所想到的是亞伯拉罕的僕人在創世記廿四章27節的見證,他要為亞伯拉罕的兒子找一位妻子,他說:「耶和華在路上引領我。」這就是我所經歷的,也是我想鼓勵大家的:如果我們走在主的道路上,祂必供應。
 讀完語言學校後,我被邀請到校園福音團契 (Campus Evangelical Fellowship)服事。回頭看我完全不知道這連結是如何發生的!某個人來跟我建議要這麼做。是主所成就的,我沒有主動做什麼,是祂為我做的,全部都是出於祂的主動、祂的帶領、祂開的門。接著是鄉村福音佈道團(Village Gospel Teams)的服事也開了門。
 1979年,我與妻子以及剛出生的女兒因著中國的開放而離開台灣,我對下一步怎麼走完全沒有頭緒,然而海外基督使團(Overseas Missionary Fellowship,簡稱OMF)當時就聯絡我來負責他們在英國重新開啟的中國事工計畫。雖然是他們的計畫,可是讓我對當時中國背景的瞭解,產生很大的幫助。然後主在我禁食禱告之中,對我說要將葉光明的事工帶進中國,就這樣開啟了一個35年的事工。同時神感動我開始了安提阿事奉團(Antioch Missions),最初在英國,之後擴展到9個國家,都是為了服事中國。這就是我想跟大家分享的鼓勵,所有一切發生的事好像都不是預期的,是從祂而來的禮物,因為我走在祂為我預備的道路上。
 祂所做的是超過我所能想像的。在最近的一個聚會中,章啟明長老指出,葉光明的事工對神在台灣和中國的工作上有很深的影響。在當中我只是個接生婆,被呼召來將神想要使用的工具給接生出來,就好像我所做的事是隱藏的。舉個例子,很少人知道葉光明的團隊翻譯並預備了《以禱告與禁食來塑造歷史》這本書(一本2018年周神助牧師鼓勵很多人讀的書)。這就是服事神讓人興奮的地方,我們做的很多事是隱藏的,這些工作看起來對人是隱藏的,但對神卻不是。
 當然,其他人的道路或許不一樣。他們很有可能是透過差會或教會差派的方式(我跟我妻子通常鼓勵這樣的方式!)他們可能在出發前就很清楚服事的道路了,但我打從心裡,仍然要分享一位偉大的宣教士所說的:「用神的方法做神的工作,永遠不會缺少了神的目的。」如果我們走在神的道路上,祂一定會帶領、祂一定會供應、祂一定會讓我們的服事是值得的!祂是一個良善的天父,我們不用害怕跨出那信心的一步。
 所以我想要對所有想要走進跨文化宣教的弟兄姊妹們說,我們的天父是完全可依靠的、完全可信賴的。拿我自己的家庭來說,在面對我孩子的教育時,因為我自己的父母給了我非常棒的教育背景,讓我可以從英國的劍橋大學畢業,這使我掙扎,作為宣教士,我可能無法提供給孩子這樣完善的教育環境。但神給了確信,使我相信祂是信實的,當時我們因為無法負擔亞洲的私立學校,只好將大女兒送到印度的一所學校,之後信實的神讓她在要就讀大學時,成功地進入劍橋大學就讀;也藉此在對不是基督徒的我父母說話,因為他們之前認為我送女兒去印度學校念書是毀了她的教育!
但還是有挑戰
 這個挑戰就是現今是華人教會的時代;在台灣、中國以及其他地方。神想要從華人教會中差派弟兄姊妹們去到列國,特別是願意學習當地語言、了解當地文化,並在當地植堂。我確信這是神的計畫,也確信這個計畫還未按照神的心意發生。
 我常用使徒行傳十一章19節來解釋我想表達的。早期耶路撒冷的基督徒去到安提阿,可是卻只向自己人(猶太人)講道。這樣做很不尋常,因為猶太人是安提阿最後並最小的族群,在城中有希臘人以及敘利亞人,有不同文化、不同語言的外邦人,可是這些因司提反的事遭患難,為了主願意失去一切的早期基督徒卻只對自己人講道。
 這樣的事正在發生在華人教會。我們去到的每一個地方、每一個國家、每一個洲,都有華人在那裡,所以有很多機會在列國中植堂,而所植的是說華語的教會,有著植堂者自己單一的文化。雖然看似美好,可是神的心意卻不是這樣。神期待華人教會所植的堂是說北印度語、烏都語、法文(有個朋友告訴我只有0.4%的法國人口是重生得救的),這些都還未包含位在亞洲與中東地區的列國,特別是如果我們很認真的看待「將福音傳回耶路撒冷」的宣告。這是一個不同的跨文化宣教時代,像我這樣的西方人應該退後,讓亞洲人站出來(尤其是華人),並去到列國。全球至少還有10億人口還未聽過在耶穌基督裡的救恩。
 今天有兩件事是必須發生的。第一件事是華人還未通過的挑戰:學習不同語言以及不同文化。第二件事是裝備他們在跨文化的環境中工作,因為在非自己熟悉的文化中工作是困難的。這就是為什麼我們開始了巴拿巴宣教學院,並透過一個我開始的事工「禾場夥伴」,我們預備將課程放在網路上,讓不住在台灣可是想去跨文化宣教的宣教士,即使無法在巴拿巴宣教學院就讀,也可以接受裝備。
 1979年時,我與妻子準備離開待了10年的台灣,我們碰到了一些讓人沮喪的事。我們去到南台灣鵝鑾鼻,當時還未開發,不像現在所看到的鵝鑾鼻。我們與剛出生的大女兒在海邊上烤肉,當時當地還是非常偏僻,所以當太陽開始下山時,我就說要全家回到停在海邊高處的車上。過去有很多在台灣鄉下碰到蛇的經驗,因此最好不要在黑暗中遊蕩!我踩熄在海邊烤肉的火,爬上坡道準備回到車上,我在黑暗中轉身,竟看到火明亮地燃燒起來。主對我說這就是祂所要做的,我離開後,祂會讓火燃燒起來。
 這就是我信心的宣告:我離開後,因著主所做的(我做的微不足道),我們將會看到從台灣、中國、其他地方興起的華人跨文化宣教士軍隊,去到列國為主耶穌基督贏得各族、各方、各民、各國的人。

(本文蒙允轉載自《靈糧週刊》2040期)


閱讀 696 次數
TOP